~雙子星~

關於部落格
雙子的COSPLAY日誌> <

雖然相簿照片拍得不是很好看,但請勿擅自轉走!!
  • 1700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忍亂同人】心安之地



三郎的過去 之段

   鉢屋眾,起源於安平時代的平將門之亂,原本是替都城進行守衛工作,以甲胄托鉢的裝扮得“鉢屋眾”之名,為各大名主要招聘的對象。
 
  1486年,鉢屋眾首領-鉢屋彌之三郎,協助出雲國大名-尼子經久,奪回月山富田城。尼子經久及其家臣藏身於鉢屋忍者之中,與鉢屋眾集體偽裝成演藝人員,藉由每年元旦慣例到月山富田城中表演千秋萬歲舞的機會,成功潛入月山富田城,此戰大獲全勝。爾後,鉢屋眾便成為效力於尼子經久及尼子晴久的忍者集團。
 
  月山富田城之戰,讓鉢屋忍者的偽裝之術聲名大噪,也因此,鉢屋忍者成為各大城主爭相聘請的對象。但也因樹大招風,而為自己惹來殺身危機。
 
  雖無強硬規定鉢屋家的小孩長大後的去向,但大多數的鉢屋忍者通常都會選擇尼子氏一家為自己服侍的城主,因此讓其他城主眼紅而殺之。
 
  『三郎,你要記住,絕對不可以讓任何人知道你的真面目。』從小父親耳提面命的不斷警告著。
 
  『一但被敵人發現真面目,那便是鉢屋忍者的死期。』
 
  取自鉢屋家史中,偉大首領名字後二兩字的三郎,從小就比同齡的孩子還要精明伶俐,不僅反應快,學習力也比同齡孩子還要好上許多,不過也讓家中長輩擔心這孩子將來的去向。
 
  「可是要一直扮裝成不同人很麻煩耶!」童言童語的反駁頓時讓父親無話可說。
 
  『不然...就扮成三郎你最安心,可以一輩子無條件信任的人。』
 
  「可以一輩子...無條件信任的人...」
 
※  ※  ※  ※  ※
 
幾年後,忍術學園
 
  『三郎又變成別人惡作劇了!』
 
  『就是說啊!他超過份的,都用別人的臉惡作劇!』
 
  「噗呵呵!真有趣!」躲在暗處的三郎不斷竊笑。
 
  「再來變成同班的小八吧!」
  
  瞬間變成同班的竹谷八左衛門,不管是聲音還是舉止神態幾乎一模一樣,正想用竹谷的模樣惡作劇時,身後突然有人叫他。
 
  『三郎!』來者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師找你喔!』
 
  三郎嚇了一跳,轉過身,發現是同班的不破雷藏。「你怎麼知道是我!?」
 
  『難道你不是三郎?』雷藏想了一想,笑著說:『你是三郎沒錯!』
 
  「所以我才問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怎麼知道的...嗯?我是怎麼知道的...』雷藏露出困惑的表情。
 
  看著同學老毛病又犯了,三郎也知道自己什麼都問不出來了,乾脆作罷轉身離開。
 
  --為什麼他會知道我的變裝?--三郎心中不斷煩惱這個問題。
 
  不破雷藏,既是同窗又是室友,照理說幾年來的相處,他應該是三郎最了解的人,可是,三郎卻怎麼樣也無法了解雷藏。
 
   --啊啊...雷藏又看穿我的變裝!--
 
  回想起學園長突發奇想的"年級混合‧越野識途競賽",不管做什麼的偽裝,雷藏都能一眼看穿。後來一時玩心大起,扮成學弟們的樣子,也順水推舟扮成雷藏的模樣,更因為與自己同組的一年生,福富新兵衛的臉容易偽裝,開玩笑似的讓雷藏還有亂太郎扮成新兵衛的臉,不過意外的是,雷藏竟然沒有生氣。為了測試雷藏,一而再的偽裝成雷藏的樣子,而雷藏頂多口頭出聲,沒有制止。
 
  因為沒嚇到學弟而失望的情緒,雷藏居然能察覺,明明是穿著大佛的偽裝,為什麼雷藏能知道自己的情緒!(落第忍亂漫畫18卷)
 
  --連我的情緒都能察覺嗎?--
 
  曾經詢問過雷藏,但每次都以雷藏的猶豫收尾,什麼也問不到。那麼...是不是一直扮成雷藏,就能理解他的想法呢?
 
※  ※  ※  ※  ※
 
某天,某日夜裡
 
  赤腳走在濕濘的土地上,放眼望去只看到一片漆黑。
 
  「這是什麼地方!?」
 
  突然眼前一到亮光直射過來,刺得睜不開眼,好不容易習慣光線,才發現自己站在一大片的血泥之中,隨身攜帶的假皮面具全散落在血泥上。
 
  「我的面具...糟了!我的真面目!」
 
  一但被敵人發現真面目,那便是鉢屋忍者的死期。
 
  父親的話語不斷在耳邊迴響,內心充滿反恐懼,摀著臉不斷的向前奔跑,跑著跑著,來到水邊,想藉由水面照映自己現在的模樣,沒想到,只看到一片模糊不清的輪廓。
 
  「我的臉!?」
 
  水中模糊的自己突然開口道:『你的臉?嘻嘻嘻...不是早就不存在了嗎?』
 
  『你一直假扮成別人,還會在乎自己的臉嗎?』人影突然立起,與三郎面對面。
 
  『還是說... 其實鉢屋三郎這個人啊....根‧本‧不‧存‧在!』
 
 
  「啊啊啊啊啊啊啊!!!!!」抓緊被褥驚醒過來,冷汗幾乎浸濕了身上的白色襯衣。
 
  「是夢...」緊張的摸摸自己的臉,感覺假皮面具還在,頓時鬆了一口氣。
 
  『三郎?』小屏風的對面傳來雷藏的聲音:『你怎麼了?做惡夢了嗎?』
 
  面對室友的詢問,三郎也不好意思說出自己的夢境,只好避重就輕的帶過。
 
  「我沒事,抱歉吵醒你了。」
  
 
  『欸?三郎...』
 
  「我沒事!早點睡吧,明天還有實戰課呢!」口氣擺明了"我不想說",雷藏也只好不再發問。
 
  恐懼潛伏於心中,就像病毒般擴散,原本以為沒什麼,等真正注意到的時候,已經不容小覷的災禍。
 
  原本以為只一夜的小惡夢,到現在已經演變成困擾著睡眠的精神障礙。
 
  「啊啊啊啊啊啊啊!!!!!」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的尖叫。
 
  『三郎!』雷藏趕緊把三郎叫醒,情況似乎一次比一次還糟糕,除了半夜會被驚醒之外,三郎的精神狀態也越來越差。
 
  『三郎?』雷藏抓緊三郎的肩膀,可是對方好像還沒有完全脫離夢境。
 
  「我是誰!?我到底是誰!?」
 
  三郎不斷抱頭吶喊著,雷藏抓緊三郎的手輕聲的說:「你是鉢屋三郎啊!」
 
  「啊...你是...雷藏!」總算清醒過來了。
 
  『醒了嗎?』雷藏關心看著三郎:『到底怎麼了?你做惡夢好幾天了。』
 
  「我...」
 
  --要說嗎?還是不說呢?是說我是什麼時候染上雷藏的毛病?--
 
  『你不想說沒關係。』
 
  「欸!?」
 
  『等你想說再告訴我吧!』雷藏笑著回應。『對了!這件事...還是不告訴老師嗎?』
 
  「嗯!拜託你了...」感覺身旁的人要離開了,不知道是被夢境嚇到,想尋求安全感,還是因為冷汗導致身體顫抖,想尋求人體的溫暖。
 
  「等等!」拉住雷藏的手:「可以...再讓我依靠一下嗎?」
 
  『好啊!』
 
  雷藏的回答讓三郎愣了一下,原本以為他會猶豫很久,沒想到答應的如此乾脆,還環抱住自己的肩膀,瞬間襲來的溫暖讓整個身心都放鬆下來。
 
  『感覺好些了嗎?』
 
  「嗯...好很多了!」三郎突然抬頭看向雷藏:「雷藏!為什麼我扮成你的樣子你都不會生氣?」
 
  『欸!?我應該生氣嗎...還是不該生氣...?』猶豫不決的表情又出現了。
 
  「你為什麼不生氣?為什麼知道我在想什麼?為什麼不管我扮成誰你都認得出來?為什麼?為什麼你比我還要了解我自己!?」
 
  『三...三郎...!』
 
  「啊!」注意到自己失態了,三郎趕緊道歉「對不起...我最近情緒很糟糕,真的很抱歉。」
 
  『我知道,你不用道歉。』雷藏擔心的問:『三郎你真的沒事嗎?』
 
  「也許是被惡夢影響了...」不知不覺摟住雷藏。
 
  『欸!』
 
  「我夢到...我忘了自己的臉...」抱緊雷藏,像是抓著救命懸梁般無助。
 
  「我一直扮成別人,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把自己給忘了!」
 
  『你在說什麼啊?』雷藏笑著回應『就算三郎你變成別人,你還是"鉢屋三郎"啊!』
 
  『不管你變成誰,你都是三郎!怎麼會忘了自己呢!』
 
  「雷藏...可是面具戴久了,也許哪天就真的忘了。」三郎苦笑,也沒辦法不帶面具,畢竟對鉢屋忍者來說,隱藏真面目,就是保命的最大要素。
 
  『那麼...偶爾以真面目出現如何?我知道三郎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你的真實長相,也就表示,就算看到你的真面目,誰也不會知道你是三郎,那何不利用這一點讓自己放鬆呢?』
 
  剎那間茅塞頓開,原來自己太過拘泥隱藏真面目,只要不說,誰會知道自己的真面目。
 
  『如果三郎覺得要一直扮成別人很麻煩,那只扮成一個人就可以了吧,這樣只要記住自己和那個人的長相就好了。』
 
  「只扮成一個人?」
 
  『是啊!』
 
  --最安心,可以一輩子無條件信任的人--甩甩頭,讓這個想法從腦海中消失。
 
  「別傻了!誰被我假扮會開心啊!你沒聽到同學們都是怎麼說我的嗎?」
 
  『可是三郎就是三郎啊!』雷藏笑著回應。
 
  「那如果我扮成你呢?你也不在意嗎?」
 
  『你不是一直扮成我嗎?從"越野識途"後就一直是這樣吧!』
 
  「欸!?你不介意?」三郎有些吃驚。
 
  『嗯?我該介意嗎?好像該介意...可是我真的不介意...嗚...』
 
  雷藏又陷入沉思了,不過這樣的回答,已經告訴三郎答案了。
 
  「喂!雷藏!」
 
  『什麼!?啊!對不起,我老毛病又犯了。』雷藏尷尬回應。
 
  「我們把中間的小屏風拿掉好不好?」
 
  『欸!?要拿掉嗎?可是拿掉的話...還是不拿掉...』又陷入猶豫。
 
  「那就拿掉吧!」沒等雷藏反應過來,三郎已經把小屏風搬到角落放置了,也順便把自己的床鋪拉到雷藏床鋪的旁邊,與之並排。
 
  「就這麼決定了!」三郎笑著拍拍雷藏的肩膀:「以後只要有不破雷藏的地方,就有我鉢屋三郎!」
 
  未等雷藏反應過來,三郎馬上鑽入被窩:「晚安!」
 
  『喔...晚安,三郎。』
 
  從這一夜開始,惡夢就不再出現了。
 
※  ※  ※  ※  ※
 
 
某日,忍術學園某一處
 
  『三郎!』
 
  遠遠看著雷藏跑過來,似乎很著急的樣子,三郎也從容不迫的把原本久久知兵助的偽裝,瞬間變成了不破雷藏的打扮。
 
  「怎麼了,看你這麼著急?」
 
  『我聽霧丸說你把你的臉給忘了,是真的嗎?』雷藏很緊張,深怕以前困擾三郎的惡夢又回來了。(17-81 本当の顔はの段)
  
  「怎麼可能,那是跟亂太郎他們惡作劇啦!雷藏你太緊張了!」
 
  『三郎你真是的,老對學弟惡作劇。』
 
  「先不說這個,我們去食堂吃飯吧!」拉著雷藏往食堂跑。
 
  『欸!三郎。』被拖著跑了。
 
  也許,只要跟你在一起,就算再大的難關我也走得過去,因為,我身邊有讓我安心的你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