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子星~

關於部落格
雙子的COSPLAY日誌> <

雖然相簿照片拍得不是很好看,但請勿擅自轉走!!
  • 170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忍亂同人】NG Life 02


第二章
 
  "立花財團的小兒子是天才!"
 
  兩年前,這是大家口耳稱讚的。小小年紀,表現不僅比同年齡的孩子出色,甚至處理事情的應對,比大人更加沉穩冷靜。
 
  但,兩年後...
 
  "立花財團的小兒子是瘋子!"
 
  立花財團董事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自兩年前,小兒子15歲生日的那天晚上起,一切都變了。憶起那天晚上,印象鮮明地彷彿昨日...
 
  「呀啊啊啊啊!!」
 
  深夜裡一道慘叫,驚醒宅內所有睡夢中的人。而聲音,正源自立花家小兒子的房間。
 
  所有人打開房門一看,被滿目瘡痍的房間震驚到無法言語,像是經歷過什麼大戰似的,房間內無一處完好,只有房間正中央,小兒子矇著棉被蹲著的地方是完好的。
 
  「OO,你怎麼了...?」父親試探性的問。
 
  「!」彷彿受到驚嚇,小兒子嚇得跳起來
 
  「你是誰!?這裡又是哪裡?」
 
  這下換父親被嚇到了,兒子竟然認不出他,連自己家也不記得
 
  「OO,你不要嚇爸爸,你到底怎了?」
 
  抓著兒子的肩膀,希望能喚醒他,不料卻被一掌拍開。
 
  「你叫誰,我的名字是"立花仙藏"。」
 
  「仙...?」未等父親反應過來,小兒子又出現變化了。
 
  只見小兒子狂抓著頭髮慘叫,好幾個佣人衝上前還抓不住他,眼前的人幾乎快不是自己熟悉15年的兒子,兒子口中不斷說著大家聽不懂的話:
 
  「我是仙藏...不對!我不是仙藏,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
 
  「好多人死了...好多血...不要...爸爸...救我...」
 
  父親趕緊抱住小兒子,阻止他狂抓頭髮自虐:「孩子!冷靜一點!」
 
  小兒子稍微頓了頓 「冷靜?」
 
  「他死了啊...他死了你教我怎麼冷靜!」
 
  小兒子滿臉痕淚,抓住自己的父親不斷顫抖「對不起...文次...對不起...」
 
  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搞得莫名其妙,誰死了,小兒子又在跟誰道歉?
 
  突然感覺肩膀上的力道一鬆,小兒子整個人滑入父親的懷中,昏過去了。
 
  ※  ※  ※  ※  ※
 
  某市立高中一處
 
  「啊~呵~」
 
  打了大大的哈欠,留揉揉眼睛想試著清醒,但隨即想到待會兒的演講,不禁覺得眼皮又增重了些。
 
  「枯燥的文學課結束,馬上就是落落長的演講,學校真夠殘忍,一點也不懂學生們的心。」
 
  雖是這樣說,腳步還是緩緩的往學校禮堂前進。
 
  每周一次的全校演講,會聘請各業界較為知名的人士到校,藉由成功人士的演講,讓學生們獲得激勵,這是學校的美意,但有多少人能體會學校的用心良苦呢?很顯然的,留體會不了。
 
  「不行,這次再被抓到打瞌睡,又會被罰掃廁所...」用力拍拍自己的臉,但效果不大。
 
  「留三郎,你怎麼了?」
 
  會這樣叫自己的,只有那個人吧,留頭也不回的應道:「沒事伊作,只是想睡覺。」
 
  「對吼,留三郎你上周和上上周都被抓到打瞌睡,今天再被抓到的話,要被罰掃全校的廁所!」伊作突然恍然大悟的擊掌說道。
 
  留嘆了口氣,轉過身「沒辦法,想睡就是想睡,你有沒有什麼辦法...噗!哇哈哈哈哈!」
  
  指著伊作大笑,剛剛盤踞在腦中的睡意全部被笑跑了,這不能怪留,誰叫伊作頭髮上的...呃,裝飾品?實在太可笑了。
 
  被留笑得很不自在,伊作微微皺了眉:「你到底在笑什麼?」 
 
  「頭、頭髮,哇哈哈,咳咳,哈哈哈...
 
  居然笑到岔氣,伊作覺得自己的嘴角正抽蓄著。「我的頭髮怎麼了嗎?」
 
  摸摸頭上的髮飾,那是上一堂實驗課的時候,不知怎麼搞的,某一組的酒精燈竟然騰空飛起,往伊作那一組的方向掉落,雖是及時閃開了,但火苗卻好巧不巧的,剛好燒斷伊作的髮帶,不過所幸沒造成意外。
 
  「這是班上的女同學給我的,有什麼問題嗎?」伊作不解。
 
  被整了吧,留心想。翹著兩只兔耳朵的桃粉紅髮帶,說什麼也絕對不適合伊作這個大男孩,重點是,髮帶的兔耳朵上,還鑲著閃閃發亮的粉紅假鑽,只有這個無心機的大笨蛋才會傻傻綁上。
 
  「很、很可愛的髮飾,不過不適合你...」留強忍笑意,好不容易講完一句話。
 
  「是嗎?不過女同學們說,這是一條幸運髮帶呢!」露出無心機的笑容。
 
  你被騙了!留的內心大喊著。
 
  「不過留三郎你似乎不會想睡了,這樣待會兒的演講就沒問題了吧?」
 
  看著你就不想睡了,留不禁吐槽「嘛,應該...
 
  ※  ※  ※  ※  ※
 
  學校禮堂
 
  這次的演講主題是"醫學對人類的貢獻",台上的老醫師說的口沫橫飛,台下的學生個個聚精會神...翻著白眼,努力撐住即將闔上的眼皮。
 
  「嗚,不能睡。」
 
  這是一場,考驗人類意志力的測驗,一但克制不住睡意,等著自己的,就是連續三周的掃廁所責罰。

  來吧,戰士們,拿出你的意志力吧!食滿,FIGHT!
 
  「哇,昨天陪平太(鄰居小孩)看的鴨戰隊超人的台詞,不斷在腦中打轉啊!」
 
  偏偏伊作班級的座位,排在自己班級的後面,想看那可笑髮飾來趕走睡意的方法失算了。
 
  就在留覺得自己快撐不住時,突然從後方飛來不明物體,準確地和後腦杓親蜜碰撞
 
  "咚─"
 
  兇器乃鉛筆盒一只,盒上貼了張便條紙。 "快起來,你們班的老師在看你了。"
 
  「這是,伊作的鉛筆盒,這麼遠的距離...?」眼角餘光偷瞄後座的班級。
 
  留和伊作的座位相差有8排座位這麼遠,而且兩人還各坐在排頭和排尾,到底是多麼精確的瞄準力和準確度,竟然能不引起老師和其他同學的注意,將這長條的鉛筆盒丟向自己。
 
  「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順手將鉛筆盒上的紙條撕下,發現背後還有字。
 
  "再睡著的話,下一個就是圓規囉~XD"
 
  你要殺我嗎,XD個頭!不過託伊作的福,留的確不會再想睡了,但他本人決不承認是怕伊作真的把圓規射過來,此是後話。
 
  好不容易,台上的老醫師總算講完了,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個演講者。
 
  這人踩著輕快的步伐走上台,沒有穿厚重的正式服裝,反倒穿著醫院的醫師袍,沒有嚴肅的開場,而是愉悅的口吻和老師學生打招呼。
 
  「各位貴校的老師同學們,午安,快睡著的學生們,安心趴下去睡吧,請各班老師大發慈心,別用你們的登記簿,剝奪孩子們的睡眠。」
 
  揶揄的口吻讓全校師生都笑了,老醫師造成的沉睡氣氛也一掃而空。
 
  這位特別有趣的醫師,是市內有名精神科的權威,不僅說話特別風趣,連服裝造型也頗有特色─醫師袍+包覆左半邊臉的繃帶。
 
  「雜渡?好特別的醫師,連名字也很特別。」
 
  伊作看著演講前發的演講者簡介,"雜渡昆奈門"這個名字,似乎正牽動著心裡某處,但伊作卻說不上是什麼感覺,只覺得這人很有熟悉感。
 
  雜渡醫師以風趣故事性的方式,從亞里斯多德講到佛洛伊德,從科學講到人本,介紹各式各樣的精神心理疾病,不僅讓學生們印象深刻,連老師們也被他風趣的說法逗笑。
  
  最後,就如同其他的演講者必定會說的:「各位同學,還有什麼疑問可以盡量提出來。」
 
  此話一出,造成全體學生踴躍舉手,不過大多問題和演講內容無關。
 
  "雜渡先生您的臉上,為什麼要綁繃帶?"、"你的左眼看不看得見?"
  
  這是最多學生的問題,可見繃帶的吸引力更勝有趣的演講內容。
 
  「根據心理學指出,神秘的男人,才能獲得可愛女孩的青睞。」當然這樣的回答只換來學生們的大笑和噓聲。
 
  「還有其他問題嗎?」雜渡眼神掃了掃全校師生「左邊倒數第3排的粉紅兔同學,有沒有問題想問?」
 
  在全校同學的笑聲中,伊作不意外的成為全校焦點。
 
  「呃!...那個...
 
  「可愛的同學,什麼問題都可以問唷!」沒有被繃帶纏住的眼睛,瞇成笑意的線條。
 
  伊作低頭思考了一會兒,決定鼓起勇氣站起來,問他心理最大的疑惑:
 
  「雜渡先生,請問您對前世今生看法如何?」
 
  「這個嘛...」這問題竟意外讓雜渡頓了頓,回答道:
 
  「我曾經讀過一本書,書裡寫到:心理學家魏斯博士認為,每個靈魂都是不朽的。前世、今生、來世就像一條風貌各異的河,前世的傷痛與亂石,是今世的困擾與學習的功課。」
 
  「這麼說,您相信囉?」伊作心理有些小雀躍。
 
  「前世今生的理論,也和各地的宗教信仰有很深的關係,目前沒有任何一項研究指出,前世今生確實存在,也有極大可能只是心理認知產生誤差而已。」
  
  「這樣啊...」頓時失落。
 
  「但,若只是問我個人的意見,我相信。」雜渡滿意的看著粉紅兔少年又抬頭看自己

  「雖然的確沒有任何研究指出前世今生的關係,但我相信前世的存在,而且,某些機緣下,必定會影響著今世。」
 
  用了"必定"的肯定句,讓伊作聽出弦外之音,想再繼續追問下去,無奈課堂時間已經結束了。
 
  演講結束後,雜渡私下拜託學校的主任,將自己的名片交給伊作,說是對伊作同學問的問題很感興趣,希望能邀他這周末到自家醫院參觀。
 
  ※  ※  ※  ※  ※
 
  「怪醫生!」
 
  這是留對雜渡的評語。夕陽餘暉下踩著回家的步伐,把玩著手中的名片。
 
  「別玩了,要是破了怎麼辦!」搶回被留施虐的名片,伊作小心翼翼的將名片放進書包收好。
 
  「喂,這周末,你真的要和那個怪醫生見面?」留擔心問道
 
  不知怎麼的他一直無法對雜渡醫師有好感,至於為什麼,留自己也不知道。
 
  「我認為,他能解答我的夢境。」
 
  「又是那個夢,該死!」留煩躁的搔搔頭「可惜我已經答應平太,這周末陪他去遊樂園玩,不然真想跟你去。」
 
  「別擔心,我自己可以的!」
 
  「嘛,總之你自己小心一點。」留拍拍伊作的肩膀。
 
  「留三郎,我不是小孩子,放心!」
 
  伊作由心升起對雜渡的信任感,說不出任何的理由,也說不出任何原因,信任就是信任,也許,等到周末見面的那天,全部的一切就能獲得解答吧!
 
  未完

後記

  
...這個嘛!

  對不起,還是沒有讓仙藏正式登場,反讓雜渡先跑出來了
...
  
  (啪嘶)(←寶祿火矢點燃的聲音

  但我保證!!保證下一章一定有仙藏!!對,下一章就是仙藏的故事了!!

  (咻~~~碰!)(←疑似寶祿火矢被丟遠爆炸的聲響

  呼~保住一命
...

  總之,感謝各位能忍受我的爛文筆看到這裡,真的非常感謝

  那麼~第三章再見(用力揮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