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子星~

關於部落格
雙子的COSPLAY日誌> <

雖然相簿照片拍得不是很好看,但請勿擅自轉走!!
  • 168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忍亂同人】NG Life 01

 第一章
 
  安靜的長廊上,腳踏木板發出「喀嘰」的聲響,走一步都令人懷念,長廊盡頭的轉角傳來笑聲,好熟悉的聲音,是誰呢?
 
  抱著期待心情加快步伐,繞過轉角,熟悉的背影映入眼中,而眼前的人似乎注意到背後有人靠近,緩緩回過身,身後飄逸的長髮隨著身體擺動舞動,好似藝術般精緻的臉龐令人目不轉睛,微張的唇輕聲地喚著:
 
  "伊作。"
 
  你是,我知道你是誰,你是...
 
  少年從床上猛然起身,手臂向前伸直似乎想抓住什麼,但眼前,只有自己熟悉17年的房間,心中頓時有些失落。
 
  「是夢啊,又夢到了呢!」失落的表情一閃而過,瞬間又轉換成笑臉。「該起床了,不然又會害留三郎遲到呢!」
 
  掀開被子跳下床,不意外的"又"踩到地上放置的物品摔一跤,碰的一聲巨大聲響,再次與自家房間地板親密肢體接觸。
 
  「好痛...這是第幾次了?」摀著腫包的額頭,少年小聲的抱怨。
 
  而且每次踩到的東西都不一樣,明明睡前有收拾好房間
 
  「不運。。。嗎?」翻出房間內的小藥箱替自己包紮。
 
  這已經不能用倒楣來形容了,打從出生到現在的17年,幾乎不好的倒楣事都遇過。無論是出門踩到狗尾巴被狗追,還是走在人行道被車撞,總之不管多離奇的倒楣事件,他都遇過,能活到現在簡直是奇蹟,朋友都戲稱他為「不運大魔王」。
 
  梳洗完畢後,換上校服,將即肩的頭髮向後撥弄,綁束成馬尾,看著等身鏡中的自己,少年笑了笑:「越來越像了呢,夢中的我,和我同名的『善法寺 伊作』。」
 
  與鏡中穿著校服的自己身影重疊的,是穿著忍者時代服裝的自己。
 
  「伊作,一大早看鏡子自戀到入迷嗎?」一道聲音從房門口傳來:「你可別告訴我,每天早上是被自己給帥醒的,我會吐。」
 
  「咿!!留三郎你麼時候在那裡的!?」雖然沒有自戀,但看到青梅竹馬的好友一臉想吐的表情,說什麼都很丟臉。
 
  「從你綁頭髮開始,還有,我叫"留",不是"留三郎"。」留好沒氣的說。
 
  「習、習慣了嘛!叫留三郎不也挺好的嗎?」是啊,習慣了,從兩年前開始。
 
  唉,不意外的看好友嘆氣,突然,留快步逼近伊作,將他按坐在床上。
 
  「兩年前你生日過後,老說夢到前世,不僅改變對我的稱呼,連你自己也變了,開始留長髮,對草藥醫學感興趣,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夢到什麼,讓你改變這麼多?」
 
  「我、我...」這教我怎麼說呢?前世與我最親近的你,沒有記憶。
 
  看伊作露出難過的神情,留突然良心有些受到譴責「你不要誤會,我不是在怪你。」
 
  兩年前,青梅竹馬的好友突然說夢到前世,雖然有些困擾名字就這樣被好友改了,但也對好友口述的"忍者世界"感到好奇。尤其是好友口中的"留三郎",強烈的親切感讓留幾乎認同,那就是自己的前世。
 
  「只是有點困擾罷了...」
 
  「困擾?叫留三郎很困擾嗎,可是你的家人,有時候也會這樣叫你呢!」伊作笑了笑,一點也沒看出留的困擾在哪。
 
  「就是這樣才困擾!!」留突然大吼:「雖然我在家排行老三,但我上面是兩個姊姊!照理說我是長男,要改名也應該是叫"留一郎"或"留太郎"吧!」
 
  「耶...好難聽喔,留三郎比較好聽。」
 
  「這不是好不好聽的問題,再說了,我為什麼非得要改成古代人的名字不可!」留用力搔著頭,情緒極度狂暴化。
 
  「也、也沒有要你去改啊...
 
  不過伊作真心認為,如果留真的要改名為"留三郎",他絕對是第一個舉雙手雙腳贊成的人,可是這也要當事人同意才行。
 
  「改了運會比較好...」留的聲音細小到伊作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說什麼,改運?」
 
  「你老是叫我"留三郎",後來我媽就把這個名字拿去算命,結果"留三郎"這個名字,竟然出意料外和我的命格超合,硬逼我去改。」
 
  邊抱怨邊在房間內來回踱步,可見留的情緒真的很糟。
 
  「還說改了名字,比較不會倒楣,像是被狗追還是被車撞都會減少,騙錢的算命師!」
 
  「被狗追和被車撞。。。」伊作的臉色頓時鐵青「對、對不起。。。」
 
  從小到大的所有倒楣事件中,眼前的好友,5件中就參與了4件,可見被牽扯機率之高,這似乎不是換換名字就能改變的事實。
 
  「對不起,那換我去改名字!!」書包一抓就想衝出房門,被眼明手快的好友一把抓住,又丟回房間內。
 
  「你道什麼歉啊!又不是你的錯,要是改個名字就能換運,那人還需要努力幹嘛,一直換名字就好了!」
 
  「說的也是呢...
 
  「而且,我也不覺得被你牽扯是一件倒楣的事。」
 
  不管是前世還是現在,留(留三郎)都是這樣無條件包容伊作。
 
  「可是改名好麻煩啊,要換身分證印章等等,一堆雜七雜八的事,還要通知朋友,唉,麻煩死了!」留蹲坐在地上嘆氣著。
 
  「那就不要改了。」伊作將留拉起「因為,不管是留或者是"留三郎",你就是你呀!」
 
  「伊作...
 
  「不過改了我會更開心。」這是真心話
 
  「伊作!」
 
  「說笑的啦!」
 
  邊打鬧邊閃躲好友的攻擊,玩鬧一會兒,兩人狼狽不堪的互笑對方,即使過了百年,身邊依舊是熟悉的夥伴。
 
  「不曉得,其他人是不是也在呢?」
 
  意識到這一點的伊作,突然好想尋找前世的夥伴,是不是也一樣來到這個世界。
 
  「喔,你是說,保健委員的同伴,亂太郎嗎?」聽伊作說了兩年的前世,留對前世裡的人多少有些了解。
 
  「不只亂太郎,還有好多好多的同伴們。」伊作笑了笑。
 
  夥伴們在哪,是不是也像自己這樣記得前世片段呢?伊作邊想邊重新打理自己,眼角餘光順勢看了時鐘一眼。
 
  不看還好,一看失聲尖叫:「留三郎,我們又遲到了!」
 
  「什麼?該死這是第幾次了!?」
 
  一陣慌亂後,兩人開始朝學校衝刺,不過已經註定遲到,衝刺是沒有意義的,但基於學生的本分作祟,就算遲到也要用跑的去學校,遲到的心理壓力會舒服一些。
 
  「呼、哈!對了,留三郎,我早上又夢到新的同伴喔!」伊作突然想起早上的夢境。
 
  「哈,哈,是誰啊?」
 
  「他叫立...咋,好痛!」快跑中還說話的下場,咬到舌頭了
 
  「嗚呼...」留唉嘆一聲,認命的停下腳步,回頭看身後友人的傷勢。
 
  「舌頭伸出來,我看看咬到哪了?」
 
  「豪桶(好痛)喔!」已經痛到眼眶布滿淚水了。
 
  所幸沒有大礙,只是伊作這樣子,放任不管肯定又會出事,避免再發生意外,只好陪他徒步走到學校,第一堂課確定掰掰。留的內心不斷淌著淚水。
  
  「喂,你剛才說的,那個人是誰?」
 
  「...忘、忘記了...
 
  突如其來的疼痛讓伊作腦中的名字,隨著疼痛過後消失了。
 
  「照這樣看來,你要找到同伴們還早得很呢!」
 
  「沒這回事,我一定會找到的!」

  一但有了確定的目標,伊作可是比任何人都要積極。
 
  「是是!你一定會找到的。」
  
  既然這是你想做的事,我就捨命陪君子,奉陪到底吧!留在心底暗暗的發誓。
 
※  ※  ※  ※  ※
 
  新市醫院大樓,特殊精神科,正處於人仰馬翻的混亂局面。
 
  「才一轉眼,他又不見了!」一名護士驚慌地說著
 
  一群護理人員忙進忙出,尋找失蹤慣犯的病人,卻沒有任何人看到,一道人影閃進樓梯間,朝頂樓走去。
 
  應該說,不是沒有人注意到,而是注意不到才對,那是忍者特有的步伐和善於隱藏氣息的能力。
 
  「沒想到,那些莫名其妙的記憶,也能派上用場啊!」
 
  那人的模樣很年輕,約17歲左右,柔順的長髮束在身後搖曳,眼睛十分清澈,若不是他身穿醫院的病袍,也許不會有人將他當成病人。
 
  俐落地打開醫院頂樓的鐵門,走到屋頂享受陽光的滋味,看來他每次逃院都是往這裡跑吧。
  
  "立花仙藏!"
 
  聲嘶力竭的叫喊聲,嚇得少年回頭,但背後卻一個人都沒有。
 
  「又是"記憶裡"的聲音嗎?」少年痛苦的蹲下。
 
  記憶裡的聲音像是爆炸一樣,在腦海中迅速散開。
 
  "仙藏,快走"、"仙藏,早上好"、"仙藏,要不要打排球?"
 
  仙藏、仙藏、仙藏仙藏仙藏仙藏...
 
  「住口,不要再喊了!我不是仙藏!」
 
  像打水泛起的漣漪,記憶裡一道聲音的出現,會帶動其他記憶的連鎖反應,接連地波動著,並衝擊原本的記憶,讓腦海攪亂成一片,幾乎一度使少年快忘記自己是誰,但現在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少年已經想不起自身的本名了。
 
  「啊!快住口!」少年猛然站起大吼著,頭痛的像要炸開。
 
  那些像是自己的,卻又不是的記憶,從兩年前生日過後就不斷困擾著他,這也是導致他必須入住特殊精神科的主要原因。
 
  "仙藏,我對你..."
 
  腦中的畫面瞬間充滿血腥的紅。
 
  「不,文次...郎...

  少年喃喃念著一個名字
 
  崩潰到極點的記憶,啟動人腦的生存本能,當機立斷斬斷意識,讓少年立刻昏過去。
 
  "文次郎,對不起...
 
  眼角泛著淚水,少年心中響起的這句話,是記憶裡的"仙藏"說的,還是少年自己說的,已經無法得知了。
 
 
未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