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子星~

關於部落格
雙子的COSPLAY日誌> <

雖然相簿照片拍得不是很好看,但請勿擅自轉走!!
  • 168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櫻蘭高校同人-以我的生命發誓 換取你的信任(下)END

 △    △    △    △    △    △    △    △    △    

 
  周末,千堂組裡一陣低壓,令人窒息的氣氛環繞整著大殿。

  「差不多可以開始了吧!」千堂組組長問。

  笠野田組和千堂組組長,面對面坐在大殿中央,手下各聚其身後,場面是一觸即發的緊張。尤其是笠野田組的少組長,表情更是一副想殺人的模樣(其實是緊張),讓千堂組的手下們不敢輕舉妄動。

  「在這之前,我想請問。」笠野田律的父親,笠野田組組長,拿出一封信「寫這封信的,千堂組少主,怎麼不在場?」

  「咳咳!我認為小犬還不足以擔當這種大場面,請他迴避了,這應該不妨礙我們兩方之間的交談吧!」

  讓他出面會毀你們的局吧!笠野田律心想,現在,就只能交給男公關部那些人處理了(雖然不抱期待)。


*    *    *    *    *

  「高興一點,你家的主人不是來了?」

  「哼!」把玩地上的貓和毛線球(圍巾被貓毀的不成樣,只好拆掉捲起來),鐵也完全不想理會自己的大哥。

  「都這種時候了,跟大哥喝最後一杯酒也不肯嗎?」小房間裡只有床,沒有桌子,所有的酒具都是擺在地上,房間的兩人當然也是席地而坐。

  「什麼最後一杯酒!?」鐵也一腳踢翻酒杯「你壓根沒有讓我離開的意思!」

  「我以為,為了你家少主,你會不惜跟我對抗也要離開呢!」拾起沒有被踢到的酒瓶,倒了一杯酒啜飲

  「你都做好防備了,我能逃去哪?」鐵也冷笑。

  「你很清楚嘛!那麼,切腹如何?」說完甩出一把小刀,丟到鐵也面前「無法為自己的主人效力,這是最好的結局吧!」

  「切腹,刀子太小了...」鐵也一臉困擾的盯著刀子

  大哥額冒青筋「你是真的傻了!要你切你就真的切?」

  「那...大哥,你頭腦還好嗎?切腹不是用這種刀。」換成一臉同情。

  「不要用這種看白癡的眼光看我,我當然知道切腹不是用這種刀!」哥哥氣的飆淚。

  「所以?」鐵也滿臉疑惑,似乎真的不懂大哥丟刀子給他的用意。

  「我說你啊...」「大少爺!!」突然被門口的手下打斷話語。

  走到門口和手下小聲交談幾句,大哥又走回來「前殿出狀況,我必須去處理。」

  「前殿...難道是少主!?」鐵也驚慌站起來。

  「鐵也,說到底是自己人,手下留情...」留下這句意義不明的話,大哥關上房門離開。

  「手下留情?什麼意思?」

  看著地上的小刀和酒具,想起大哥剛才的話,鐵也突然明白什麼,衝到門口轉動門把,果然沒有上鎖。

  「哥...跟少主一樣,一點也不坦率。」撿起地上的酒瓶,一飲而盡。

  「就算,少主已經不信任我了,我還是想待在少主身邊。」本來在地上玩毛線球的小貓,像是明白鐵也的心意,推著毛線球跑到他身邊。

  「你要跟我一起面對嗎?」抱起小貓親暱的吻著,將貓和毛線球收進懷中。

  一轉剛才軟弱的態度,握起刀子散發銳利的眼神,緩緩跨出關了他幾天禁閉的房間。

  「那麼...來報仇吧!」


*    *    *    *    *

  千堂組大殿上,正上演一齣莫名其妙的鬧劇。

  原先是笠野田組不服千堂組對勢力的分配,眼看快演變成弄刀動武的局面時,笠野田組的軍師-鳳鏡夜先生,提出一個和平的解決辦法。

  「這、這是怎麼回事?賭場?」千堂組的大少爺,趕來看到的就是這幕景象。

  有錢賭錢、沒錢賭家當,甚至有人賭內衣褲(好髒...),而且千堂組的大殿,什麼時候變成古式的賭場(時代劇常出現的那種),連每個人的衣服都換成符合時代感的古裝,誰來跟他解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同樣錯愕的還有笠野田組的少主,天曉得鳳家三男是怎樣的好口才,竟然能說服千堂組的組長以賭局來分配勢力,而且那些有錢人(因為太危險,治斐沒參與)的手氣也太好了,玩猜大小能連贏十幾回,最誇張的當然是以軍師自居的鳳鏡夜,從頭到尾沒輸過,不禁讓人懷疑他有沒有作弊。

  「好,我贏了!」打開骰盅的蓋子,鏡夜笑了笑「按照說好的,關東圈這一區的勢力,就歸我們笠野田組了。」

  拿起毛筆,沾上紅色墨水,在地圖上圈起勢力地區。

  「父親,這是怎麼一回事,您怎麼能答應這場莫名其妙的賭局!?」千堂組大少爺激動的說「這樣我們之前想盡辦法取得的勢力領地,不都全白費了!」

  「不、不知不覺,被牽著鼻子走了...」千堂組組長表情痛苦,慘輸的勢力範圍,比預想的還大,再這樣下去真的不妙。

  「讓我來吧!父親,怎麼能把到手的勢力拱手讓人!」想立刻接手與鏡夜決戰。

  「等一下」光突然出面阻止「『想參加,先換裝!!』」

  「你、你們要幹嘛!等等...住手,不要脫我衣服,啊啊!我的頭髮,不要剪!!」

  (稍待片刻五分鐘)

  「在下聽聞閣下足智多謀,早想比劃比劃,還望閣下賜教。」閃亮的黑色笑容。

  「不要穿古裝就以為自己是古代人!」千堂組大少爺氣到流淚,指著雙胞胎「你們給我弄的是什麼鬼造型啊!!!」

  禿頭,後腦勺高高的髮髻,沒錯!就是時代劇中常出現的"老爺不要"的壞代官造型。

  「『很適合啊!』」雙胞胎笑到岔氣。笠野田少主則是感同身受的露出同情目光。

  「你們給我記住!」回到賭局中坐正「等我贏了,一定要你們笠野田組全部剃光頭!」

  目的似乎錯了...難道這也是鳳鏡夜的計謀?笠野田律不禁想著。

  「這人好過份喔,要我們剃光頭耶!」雙胞胎又互咬耳朵,一樣不是悄悄話的音量「就是啊!自己是大光頭,居然要我們跟他一樣,好過份!」

  我光頭還不是你們剃的!到底誰比較過份!!這群人簡直比黑道還像黑道!鐵也的哥哥眼角含淚,快氣到失去冷靜了。

  「那麼,我們開始吧!」

  鏡夜準備拿起骰盅,卻被千堂組的大少爺打斷「這場賭局,由你我來擲骰子都不公平,應該交由第三者來。」

  「喔,閣下之意是?」

  「不要再用那種古腔古調的方式說話!」冷靜,要冷靜「我的意思是,讓我們千堂組,從你們笠野田組選一個人擲骰子,這樣也許比較公正。」

  抓奸細的時候到了!笠野田組每個人屏息以待。果然一切如同鏡夜的推理,千堂組以為笠野田組早就把鐵也當成叛徒,根本沒注意到真正的奸細,既然如此就將計就計,讓千堂組自己把奸細找出來。

  找安排在笠野田組的人幫自己作弊,既不會被發現又能贏得賭局,可惜啊!不知他的計謀早就被鏡夜看透了。

  「就你吧!」千堂組的大少爺指著笠野田組的某個人。突然,笠野田組的其他手下們集體撲向那個人。

  「渾蛋,你就是奸細吧!居然把我們當白痴耍!」

  「讓少主以為鐵也背叛了,害少主難過到吃不下飯!」

  「把少主的鐵也(?)還來!」

  一人一拳一腳,全往奸細的身上招呼,至於有些莫名的怒吼和吶喊,請暫且無視吧!

  「為、為什麼會知道...」突如其來的狀況讓大少爺措手不及,完全沒預料到會發生這種事,而且鬧出這麼大事,在門外的預留的手下居然沒半個人衝進來。「來人、快來人!」

  「不會有人來喔~」身邊突然出現一位像精靈一樣可愛的少年「我跟你說喔~外面的人,都被我和崇打倒了呢!」說出來的話卻令人驚恐。

  「這到底在玩什麼鬧劇,還不快把這些人拿下!」看不下這齣鬧劇的千堂組組長大喊。

  「他說"拿下"耶!」光附在馨耳邊說「聽到了聽到了,他說"拿下"!」

  「『角色扮演明明就玩得很開心嘛!』」

  這、這兩個人!快被氣到腦溢血了,這雙胞胎真過份,連老人家都不放過。

  「給、給我把他們都抓起來!」

  「你的對手是我!」笠野田的組長出面阻擋。「該是把帳算清的時候了!」

  氣氛立刻轉為拔劍張駑,一觸即發的緊張。如果沒有幾個在一旁看戲的有錢人,氣氛應該會更為凝重。

  「第一次看到黑道火拼耶!」環顯得很興奮。

  「『比電視上演的刺激』」雙胞胎回應

  「不知道有沒有蛋糕?」植植學長問,大概是想邊觀看邊吃。

  「我想應該沒有吧!」鏡夜笑著回答。

  「......」銛銛學長無語。

  這群人,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看情況"!!!此為千堂組和笠野田組眾人心聲。


*    *    *    *    *

  好不容易突破看守房間的手下,鐵也總算跑到大殿。
  
  時間花太久了,希望少主能平安無事...

  「少主!」拉開大殿的門。「呃啊!」瞬間穿越到古代...的錯覺。

  「對、對不起,我跑錯房間了。」

  混亂的腦袋反射性想把門關上,然而眼角餘光撇見一幕,卻差點令他心臟停止。

  正當所有人屏氣凝神地關注這場組長與組長的對決,幾個千堂組的手下手握小太刀,悄悄往笠野田組少主的方向過去,因大家都被決鬥吸引,根本沒注意到。

  「少主,危險!」

  不行,距離太遠,來不及了!即使笠野田律聽見鐵也的聲音做出阻擋反應,但卻已經來不及阻擋迎面而來的刀尖,眼看就要刺入胸窩...

  「喵嗷嗷嗷!!!」鐵也藏在胸口的貓瞬間跳出,跳上肩膀再順勢往笠野田律的方向跳去,最後落在準備刺殺的那人臉上,用爪子拼命抓。
  
  雖然小貓馬上被抓下來甩到一旁,但也幸虧這一點小插曲,讓刀尖偏移擦過手臂,只留下淺淺的傷痕。趕上的鐵也立刻阻擋其他傢伙的攻擊,與笠野田組少主背靠背,替他解決想從後頭偷襲的傢伙。

  「鐵也,那隻貓...」甩過最後一個偷襲的傢伙,將他按壓在地制伏,笠野田律想起剛才救自己一命的貓。

  「小貓!」鐵也慌張尋找尋找貓的蹤影,總算在角落看看暈厥的貓,但...

  「可惡的畜牲,竟敢壞我們的事!」臉被抓花的千堂組手下想抓起小貓洩憤,未料手還沒碰到貓,被一道細繩勒住脖子,用力往後拖。

  「咳嗚!呃呃!」瞬間的窒息讓腦部缺氧,差點沒昏過去,咽喉抵著刀尖傳來冷冽鋒芒,讓人直打哆嗦。

  「鐵、鐵也少、少...」無法呼吸,連出聲都有困難。想掙脫繩子,卻發現勒緊自己的,竟然是幾條細長的棉線,不僅細繩難掙脫,勒頸的威力比粗繩更具殺傷,偏偏鐵也完全沒有放鬆力道的意思,脖子漸漸被勒出一道道血痕。

  「說我過,膽敢再麻煩少主,我會讓你嘗嘗活著過奈何橋的滋味。」鐵也冷冷的說,不帶情感的冷漠眼神,就算把人勒死也無所謂。

  「鐵也,住手!」千堂組大少爺出聲制止「再怎麼樣都曾是自己人,手下留情!」

  「住手?刺傷少主的帳,我還沒算呢!」眼裡蒙上憤怒,握緊手中的尖刀,對準咽喉刺入...

  以為死定了的千堂組手下,閉上眼等待刀子入喉的剎那,血味瞬間瀰漫於空氣中,但卻沒有被刀子刺入的感覺。

  「少、少主...」紅髮髮絲飄散,熟悉的般若臉在眼前放大,還來不及被嚇到,鐵也便驚恐的發現,少主他,徒手握住刀鋒,阻止鐵也痛下殺手。

  「少主,您的手...」

  「你這混蛋!!」奪過鐵也的刀子,丟到一旁,差點被勒死的可憐傢伙,趁鐵也被嚇到鬆開繩索,趕緊逃離,逃到千堂組大少爺身後。

  「一點小擦傷,不值得你弄髒手我替我報仇!」沒受傷的手抓緊鐵也的衣領咆嘯「而且,在你眼裡,我真的是沒用的主子嗎?啊啊!?要報仇我自己會報,用不著你多此一舉!」

  「少...」不是的,我只是氣過頭...鐵也來不及反駁。

  「你只要乖乖追隨我,待在我身邊讓我無後顧之憂就好了!聽懂了嗎?!鐵也!」

  「...是...」心底以為被拋棄的陰霾,消失無蹤。

  「啊啊?我聽不見!」般若式威脅。

  「呀啊啊!!是!!!!」嚇到起毛。

  這就是身為組長該有的氣魄,怪不得鐵也你被深深吸引,連我也有一點...千堂組大少爺把一切看在眼裡,不禁暗暗發誓,自己也要做到,成為讓組裡所有人信服的組長。

  「少主您的手,好多血好多血...」鐵也慌慌張張的想找東西幫少主止血「啊啊!還有小貓!」

  總算恢復成平常的鐵也了...笠野田律安心的想。
  
  「貓咪在這裡喔!」植植學長將小貓抱在懷中,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大礙。

  「『這裡有止血的繃帶和藥!』」雙胞胎不知從哪拿出來的醫藥箱,幫笠野田律包紮。

  另一方面,組長與組長的對決也告一段落了,勝負很明顯,千堂組長久未與人直接交鋒,哪裡會是利野田組的對手。

  「千堂組,放棄吧!賭局贏來的那些領地,都還給你,我只要回被你們用無恥伎倆拿走的地方就好。」

  「呼呼...給我記住,我會讓你後悔的!」

  笠野田組長轉身,走向自己的兒子,雖然剛剛在與人對決,但旁邊發生的事,他可是一清二楚。

  「律,你真的決定,要收他嗎?」撇一眼兒子身邊的人。

  笠野田律沒有回答,但眼神說明一切

  「你決定的事,我不反對,只是你不怕,像這樣的事會再重演嗎?」

  打從一年多前,鐵也投靠笠野田組,笠野田的組長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了,暗中默默觀察一年,相信兒子看人的眼光,但不免有些擔心。直到藉由這次的事件,更加相信兒子看人的眼光無誤,也再次確認鐵也的忠誠,只是...鐵也的身分...不免惹人非議。

  「你叫鐵也吧!」突然被指名的鐵也有些受到驚嚇「只要你繼續背負"千堂"這個名字,類似這樣的事,一定會再重演。」

  「你們兩個,真的下定決心了嗎?」組長威嚴令兩人當場被震懾。換言之,要斷就斷乾淨,不要留下細索讓人利用。

  鐵也低頭不語,默默走到自己父親面前,當場跪下。

  「我千堂鐵也,發誓從今天起,捨棄『千堂』這個名字!」

  「鐵也,你這傢伙,都要讓你改變千堂組,你到底還有什麼不滿?」父親氣得大罵。

  「會有比我更適合的人。」看大哥一眼,再次正視父親,低下頭「請您原諒!」

  「你、你!罷了,罷了,當我沒你這個兒子,你給我滾!滾!」

  看著父親氣得離開大殿,鐵也心裡其實也有些不捨,但他相信自己的選擇沒有錯,笠野田組的少主-笠野田律,才是值得自己一輩子追隨的人。

  「父親的事,你就別擔心了。」大哥拍拍鐵也的肩膀「有我在,你想去哪就去哪吧!」

  「哥...」「嗯?道別的話就別說了,只會徒傷心。」

  「維持這種打扮,你不覺得丟臉嗎?」無惡意。

  「都這種時候,你這張嘴就不能說出感性的話嗎?」哥哥羞到無地自容「你給我出去,愛去哪就去哪!!」

  千堂組大少爺因害羞逃回自己的房間,既然組長和大少爺都離開了,千堂組的其他手下個個飛也似的逃離,整個大殿只剩下笠野田組和閒閒沒事的男公關部成員。

  「鐵也,你父親...真的沒有關係嗎?」笠野田律擔心問。

  「是的,有大哥在,不會有問題的。」

  收起懷念和不捨的神情,以堅定的目光直視笠野田律。

  「少主,在此向您發誓,我鐵也,以性命擔保,一輩子誓死追隨!如有違背,甘願接受最嚴厲的懲處,死而無怨!」

  無悔的誓言,以生命起誓的承諾,環繞在兩人之間緊緊相繫的主僕之情,縱有萬般阻礙,相信都能迎刃而解。

  「鐵也,起來吧。」笠野田律彎下腰,伸出手「我們,回家吧!」

  「是的,少主!」

  緊握的雙手,象徵以生命立下的誓言,正式生效,效期是...永遠!


*    *    *    *    * 

  笠野田組,邸宅內

  「非常感謝鳳先生以及各位的幫助!」笠野田組組長首先開口道。

  『非常感謝鳳先生以及各位的幫助!』

  全體感謝的聲音響徹雲霄,如雷貫耳,男公關部眾人心裡(鏡夜除外),不免還是受到一點驚嚇,不過奇怪的是,為什麼是"鳳先生"開頭呢?

  「這是因為,難得鏡夜做了無利可圖的事嗎?」環疑惑。

  「不可能因為這樣,就把鏡夜學長單獨稱呼吧?」光否定,「『但鏡夜學長的確出力最多!』」

  難道,鏡夜改變了,不再是圖利的錢鬼!?

  「關於事先說的」鏡夜微微笑「笠野田組與鳳家將會是良好的合作夥伴。」

  疑!?

  「當然,希望我們合作愉快。」笠野田組長與鏡夜握手,達成協議。

  耶耶耶!!!!!!!!!

  鏡夜轉頭看向南公關眾人,閃亮黑色笑容再現:「白道黑道通吃,才是成功的實業家。」

  結果還是一個守財奴...

  「無論如何,這件事非常感謝你們的幫助」笠野田律對男公關部的眾人,表達無盡的感謝。

  「吶吶~這隻貓要叫什麼名字呢?」植植學長對鐵也手中的貓比較感興趣

  「牠是灰黑色的,能不能叫牠"蛋糕"呢?」

  原來是搶命名權的!!而且灰黑色和蛋糕有什麼關係!雙胞胎內心吐槽

  「不好吧,植植學長!」馨抱起小貓「既然是巴沙諾瓦同學要養,應該取森巴的名字。」

  「『叫"森巴香頌"吧!』」(※Pierre Barouh 1966法國黑白電影歌曲)

  「那是你們亂取的綽號,不要把小貓也賠進去!!」雖然很感謝這群人,但也無法無視這些傢伙做過的那些,極盡惡搞之事。

  笠野田律只好轉尋求小貓主人的意見:「鐵也,你要讓貓取這種名字嗎?」

  「聽起來不錯,跟少主的名字很搭呢!」只要能跟少主搭上邊,叫什麼都無所謂。

  「鐵、鐵也...」笠野田律無力,鐵也對自己的癡狂,遠比想像要深。

  小貓的名字,就這樣定案了。但日後才發現,小貓似乎對"少主"二字才會有反應,大概是鐵也被父親關禁閉的期間,經常和小貓說少主的事,導致小貓誤認"少主"是自己的名字,看來要讓小貓記住自己的名字,還要好久好久呢...此為後話。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