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子星~

關於部落格
雙子的COSPLAY日誌> <

雖然相簿照片拍得不是很好看,但請勿擅自轉走!!
  • 170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櫻蘭高校同人-以我的生命發誓 換取你的信任(中)

△    △    △    △    △    △    △    △    △    


  千堂組,大殿上

  「組長,您真的要讓鐵也少爺繼承千堂組嗎?」

  難得組長將所有的手下聚集,原本以為是要給笠野田組最後一擊,沒想到是要商討更改繼任者的事。原先的繼任者,雖腦筋不錯,但少了身為黑道該有的霸氣和膽識(講白了就是沒膽的陰險小人),再這樣下去,千堂組只會繼續被慣上"卑鄙無恥"的罵名。

  「我認為,是千堂組該改變的時候了。」鐵也的父親,千堂組組長語重心長的說。

  在地牢房間與鐵也的談話,雖然最後氣不過打了他,但其實鐵也的父親,也認同鐵也說的那些話,千堂組確實該改變。既然要改變,繼任者就非常重要,鐵也的膽識、霸氣,以及下定決心後不容更改的態度,的確是繼任者的不二人選,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鐵也的心,卻一點也沒有放在千堂組。

  「但是鐵也少爺會同意嗎?」曾被鐵也踹過的手下表示不安,鐵也對笠野田組的忠誠是有目共睹的,就算拿刀逼他,想必他也不會乖乖就範。

  「只要笠野田組消失,就算他不同意也得同意!」口氣轉為強硬,氣氛突然緊張起來,看來老大這次要動真格了,不僅僅是為了千堂組的未來,更是希望能留下有用的兒子。

  「是,為了能讓鐵也少爺心甘情願留在千堂組,必須擊垮笠野田!」一名下屬高舉握拳的手大聲吆喝。

  「噢!!!!!」全體高聲回應。

  即使你曾經逃家一年多,在組裡受愛戴的程度依舊不變啊...鐵也。不過,單單只是因為千堂組的作風令你不滿嗎?笠野田組到底有什麼地方值得你甘願為他們賣命,不肯回來?

  千堂組組長嘆口氣,開始策劃擊垮笠野田組的最後一步。


*    *    *    *    *

  昏暗的地底房間,歡笑聲似乎打破了房間的沉寂。

  「呵呵,好癢喔!不要舔我啦!」鐵也把肩上的小貓放在腳上,拿自己的午餐貢獻給牠。(原本不打算吃,留下餵貓剛好。)

  這隻小貓大概是偷跑進千堂組的邸宅想找東西吃,無奈這裡的人對動物一點興趣也沒有,見到小貓是喊殺又喊打的,受到驚嚇的小貓只好到處逃竄,最後被食物的香味吸引到角落的通風口處,被鐵也發現。

  「如果在笠野田組,馬上就有人餵你吃東西了,下次要跑對地方喔!」撫摸小貓,在笠野田組生活短短一年多的時光,又浮現腦海。

  「少主...嘶!」臉頰突然一陣刺痛,原來是小貓又爬上自己的肩膀「真奇怪,你對我的臉這麼感興趣啊?」

  摸摸自己的側臉,才發現剛才小貓舔的,是昨天被父親打傷的地方「你是在替我療傷嗎?別擔心,這點小傷不礙事。」

  親暱地吻著小貓,啊!如果在組裡養一隻貓,少主應該會高興吧!一想到這裡,鐵也的心情突然黯淡下來。

  那也得離開這裡才行......

  "卡嚓"一連串的開鎖聲,有人來了。讓鐵也覺得奇怪的是,如果只是送飯或日常用品,只要從門下的小門送進來就好,根本沒必要打開層層的鎖,難道是父親!?

  「噓!快躲起來!」慌亂之下,胡亂用圍巾把小貓包起來塞進床底。

  "唧-"推門進來的不是父親,卻也是自己熟悉的人。

  「大哥...」

  「哼!我以為以你的骨氣,會絕食抗議呢!」撇一眼被小貓吃得精光的碗盤,大哥有些諷刺的說。

  「你來就是要說這個嗎?」鐵也一點也沒有想跟他抬槓的心情,眼角餘光不斷偷瞄大哥身後敞開的房門。

  「門外有五個手下,就算你逃跑出去,估計不到三分鐘就被抓回來了。不想在身上增加手銬或腳鐐,勸你安份一點。」

  「嘖!」被發現了,這隻狐狸。

  「不要露出這種表情,我是來告訴你一件好消息。」卻非喜悅的神情。

  「父親決定,要讓你擔任千堂組的下任組長,恭喜你了,鐵、也、少、主!」最後四字說的咬牙切齒,可見是一點也不想接受這種安排。

  「什麼!?是父親擅自決定,我可沒有答應!」

  看到鐵也急著想否定的態度,哥哥頓時怒火中燒「管你有沒有答應,這是父親決定的事!連我都沒立場反駁父親,你憑什麼!」

  氣憤難耐之下,衝向前抓住鐵也的衣領,硬把人逼到牆角

  「你就像討不到糖吃的小鬼,哭鬧就有用,從小到大,父親眼中就只有你,因為你的叛逆,為你頭痛為你煩!」

  心中滿是不甘與怒火,恨不得眼前的人立刻消失。

  「就連你離家的這一年多,父親更是想盡辦法得知你的去向,知道你進了笠野田組,他有多麼傷心!為了將你留下,現在連組長的位置都要給你,讓你去改變千堂組,鐵也!你到底還有什麼不滿!?」

  「可是大哥,先等一下,父親最一開始選擇的繼承人,不就是你嗎?」鐵也很驚訝,他一直認為,其實父親比較重視大哥,而不是一直唱反調的自己,沒想到事實卻不是這樣。

  「一開始...的確是我,可是那又怎樣,最後父親選擇的人還是你啊!」

  「大哥...我...」鐵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看著大哥繼續說下去。

  「千堂組從以前就是頭腦派,雖然有些手段不怎麼光明,但一直是這樣在各種勢力中得利,自從被選為下任組長,我努力讓自己更聰明、更厲害,為了保護千堂組,甚至不惜學會在這腥風血雨的黑道中耍心機,可是現在...這些努力算什麼?我的努力到底算什麼!?」

  過去的千堂組,確實以高人一等的智慧獨立群雄(講白了就是心機玩的很厲害),不須仰賴武力的做法,卻導致千堂組對武力火拼的膽怯。久而久之,善於心計的頭腦成了變相的依賴,不敢直接找人幹架,想盡一堆見不得人的下流招數來達成目的,因此最後就演變成,鐵也眼中看到的千堂組。

  「哥...」只是想獲得認同而努力,就只是這樣而已。

  大哥,其實你跟少主...真的好像啊!只是想找到能理解你,認同你的人。

  「哥,你聽說我!我相信你的努力一定會被看到的!」反握住大哥抓緊自己胸口的手「大哥你是真心為組裡著想,父親一定會知道的!」

  「哼!根本不會有人知道...」「一定有!我相信!」

  「只要抬頭挺胸,堂堂正正的活著,就一定會出現理解你的人!真心為同伴著想的心意,一定會有人了解!」

  誰說大哥沒有膽識?不惜一切代價只為組裡好,本身就是一種膽識。至於霸氣,也許還需要再磨練磨練...

  「說的好聽,反正最後千堂組還不是...」「我不會繼承的!」

  「你在說什麼傻話,這是父親決定的事!」

  「真的,比起我,大哥更適合繼承,而且千堂組,也一定會因為大哥的帶領而改變。」

  「那麼...你願意幫我嗎?跟我一起改變千堂組!」像是獲得希望,馬上尋求能了解自己的人的幫助。

  「不行,我不能幫你...」鐵也苦笑「生做笠野田的人、死做笠野田的鬼,我不可能背叛我的少主。」

  「笠野田的少主,還只是個乳臭未乾的小鬼頭,到底有什麼能耐讓你為他賣命?」

  「少主他,知道我是千堂組組長的次男,卻還是願意讓我待在他身邊。」鐵也露出微笑「沒有因為知道我的身分,對我態度有所改變。」

  「這種人是傻了,居然留下最有可能背叛自己的傢伙在身邊。」大哥不屑的回應。

  「請不要對少主說這種冒犯的話,這是少主的大器,也是我最尊敬他的地方。大哥你見過少主就會明白!」鐵也不滿的反駁,絕對不容許有人汙衊他的少主,就算是親人也不行。

  「我知道了,我明白你的立場。」用力甩開被鐵也握住的手。

  轉身準備離開房間,走到門口時突然停下腳步,回頭看了看床底的方向:「我們畢竟親兄弟一場,就放過你床底下的那隻貓吧!」

  果然被知道了....

  「還有,父親設了局,這幾天會邀請笠野田組的組長和少主來邸宅做客,至於"做客"的意思,相信不用我說了!」

  鐵也瞬間慘白了臉「不、不會的,以少主的才智,他不可能會來!」

  「也許會來喔!來找你興師問罪的,我安排在笠野田的人,可是非常盡責的把背叛一事全推到你身上,順便搧風點火一下。」滿意地的看著鐵也憤怒的臉龐。

  「無視你真實身分的人傻,沒考慮到自己身分的你也傻,既然你選擇當笠野田的人,那我說什麼也不能讓你回去助長笠野田的聲勢。」

  「你!」憤怒到無法言語,原來這一切早就算計好了。

  千堂鐵也失蹤,笠野田組勢力一面倒,千堂鐵也出現在千堂組,再加上千堂鐵也的身分,千堂組關東分部組長的次男。不管怎麼想,都會認為是鐵也背叛了笠野田。既能摧毀笠野田組,又破壞笠野田少主對鐵也的信賴,無論如何,最後鐵也一定得回到千堂組。

  千堂、千堂,都是因為這個名字,好一個心思縝密、穩贏不輸的局面。

  「當隻乖狗在這裡等主人吧!」賭上你們的信賴吧,讓我看看,笠野田組的能耐!

  大哥離開後,鐵也花了好一段時間才從震驚中清醒。內心滿是慌亂與恐慌,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少主...你千萬不能來啊!」

  「喵~」小貓全身捲著紅色毛線,從床底滾了出來,讓鐵也稍微轉移了注意力,仔細定眼一看小貓...

  「啊!!我的圍巾!」

  趕緊解下小貓身上的毛線,拉出床底的殘餘...一條不成形的圍巾。

  鐵也欲哭無淚。「難怪剛才這麼安靜,原來是拆了我的圍巾玩啊!!」

  「不曉得能不能織回去...啊啊...現在不是想這種事的時候...唉...」抓緊殘破的圍巾,摀在胸口。

  「少主...少主...」


*    *    *    *    *

  「嗯?鐵也...」笠野田律突然轉頭,望向空無一人的地方。

  「多心了嗎?怎麼好像聽到鐵也在叫我?」

  「少主!不好了!少主」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往自己房間的方向奔來。
 
  「啊啊!?」拉開房門,「咿!!!」手下全部被嚇白在房門口。

  「...到底怎麼了?」嗚~為什麼手下還是不能習慣我的臉...

  「是這封信...」其中一名手下顫抖的手,遞上信「而且,是鐵也寫的!」

  一把搶過信拆開,內容大約是邀請笠野田組的組長和少主,到千堂組商討未來關東圈一帶的勢力分配問題,重點是這封信的署名,千堂組少主-千堂鐵也。
  
  「鐵也那傢伙,把我們騙得這麼慘!」其中一位手下大聲怒罵。

  「千堂組組長的兒子,果然也是卑鄙無恥一徒!」

  「少主對他這麼照顧,鐵也這混蛋居然敢背叛,少主,這種人不用去理會,不必去赴他們的約!」
  
  「少主,我們趕快招急人手,殺他個千堂組片甲不留!」
  
  「是啊!快去找人,快!」其他下手馬上號召司令。

  「站住!」「耶!?」愣

  「我說站住!啊!?聽不懂嗎?」可怕的眼神殺傷力全開。

  「媽呀!!!!」這次不僅是嚇白,還嚇到腿軟,心臟比較無力的,大概嚇到閃尿了。

  把信捏成一團「這不是鐵也的字,而且,我相信鐵也不會做這種事!」

  「少主,事實都擺在眼前了,您還替鐵也那個臭小子說話!」

  "吶吶~巴沙諾瓦同學,我跟你說,所謂的朋友,是建立在信任上"植植學長的話,突然在心底浮現。

  「如果不能信任同伴,我還算什麼少主,怎能讓組裡的人服我!?」

  「少主...」「別說了!我自有想法。」

  少主又關上門搞自閉了,鐵也真的讓少主受到很大的影響。手下們面面相覷,祈禱這不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    *    *    *    *

  櫻蘭高校第三音樂教室,男公關部社團活動部室。

  今天的部室暫停活動,每個人都一臉思考(除治斐是擔心外,其餘似乎看好戲居多)著巴沙諾瓦同學拿來的信。

  「所以,這個周末就是笠野田組和千堂組談判的日子吧!」環正坐在大圓桌的中心,「不過這很明顯的,是一場"鴻門宴"!」

  「環說的不錯,若你就這樣直接過去,大概只能等死吧!」鏡夜推推眼鏡道。

  「可是如果不去見鐵也,沒辦法把事情弄清楚啊!」笠野田律握緊拳頭,到現在他還是不輕易相信鐵也是否背叛。

  「就算你去也不一定見得到他。」

  「鏡夜,這是什麼意思?」環不解問,其他人則是對鏡夜竟然插手幫忙而感到吃驚。

  拿起被笠野田蹂躪過的信「有兩個推論:第一、千堂鐵也真的背叛笠野田。笠野田遭遇的所有事情,都是他一手造成,倘若如此,就沒有必要寫這封信,直接登門邀請笠野田組,不就更能給笠野田同學重創了嗎?所以第一論點不合理。」

  "原來如此!"眾人茅塞頓開,比起屬名邀請,本人親自前來更具殺傷力。

  鏡夜繼續說:「第二、千堂鐵也沒有背叛。從屬名來看這封信,千堂組大概是要讓笠野田同學你,對鐵也失去信任,一來能讓你遭受打擊,二來能要回自己的少爺,不需動到一分一武,一箭雙鵰。照這樣推論,第二論點比較合理吧!」

  "好卑鄙的千堂組"從一封信就能推斷出這樣的陰謀,鏡夜果然不簡單啊...

  鏡夜端起茶,啜飲一口「倘若第二論點無誤,從鐵也失蹤到現在,只出現一封不像是他寫的信,在信件出現前,笠野田組對千堂鐵也背叛一事,卻早就鬧得沸沸揚揚...」

  「疑!?」

  「換句話說,千堂組安排在笠野田的奸細,打算讓鐵也背黑鍋,既然如此,又怎麼可能讓你們見面呢!」

  「我到底該怎麼辦,如果鐵也沒有背叛我,那我應該去救他!」笠野田律苦惱得拼命抓頭「可是這場擺明有詐的邀請,我到底要怎麼去啊!可惡!!」

  「我們會幫忙...對吧!環。」帶點意味的眼神望向須王環。

  「沒錯!!我們會幫忙的!」環突然站起來「現在馬上開始,展開拯救巴沙諾瓦同學的"療傷天使"大作戰!」

  「『Yes,sir!』」瞎起鬨的一群人(鏡:這群人真好控制。)

  「什麼療傷天使?不是要幫我想辦法解決千堂組的陰謀嗎?」愣愣看著瞎起鬨的一群人,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拜託不要給我幫倒忙啊!!!!笠野田律內心的大喊。

  「鏡夜學長。」沒有參與起鬨的治斐,走到鏡夜的身旁問「您有什麼目的?感覺不像會做這種無利可圖的事。」

  「你說呢?」露出一慣的黑色系閃亮笑容。

  「呃...也許我不該多問...」

  呵呵,後續發展真是令人期待。各懷不同的立場與目的,等待最後一齣戲,揭開序幕。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