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雙子的COSPLAY日誌> <

雖然相簿照片拍得不是很好看,但請勿擅自轉走!!
  • 177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櫻蘭高校同人-以我的生命發誓 換取你的信任(上)


△    △    △    △    △    △    △    △    △    


   一日,笠野田組。

  「渾蛋,千堂組那幫卑鄙的傢伙!」

  遭受千堂組暗算,使得原本笠野田組擴張勢力的野望瞬間化為泡影,不僅組織裡許多重要幹員因此事件身受重傷,也讓利野田組的勢力受到嚴重的影響。

  「為什麼那幫傢伙,對我們組裡的計畫瞭若指掌?」
  「難道,我們組裡有那幫傢伙派來的奸細!?」
  「混蛋,這是不可能的,我們笠野田組怎麼可能會有千堂組的人,別亂說話!」

  手下們的話語,句句刺入笠野田組未來的組長─笠野田律的心中。

  『鐵也,難道...會是你...!?』

  千堂鐵也,兩天前外出採買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    *    *    *    * 
 
  幽暗的地底,陽光射入唯一的通風窗口,帶給昏暗的小房間一絲絲光亮。

  「少主...」

  自從被父親的手下打昏,帶回千堂組監禁,已經過了兩天。鐵也仰望僅能通風用的窗口,握緊手中的紅色圍巾。

  「少主現在...應該很擔心我吧...」低頭看著手中的紅圍巾,那是去年聖誕節笠野田律送給自己的聖誕禮物,更是鐵也心中最珍視的寶物。

  "唧-"房門無預警打開,中斷了鐵也的思緒。

  「考慮了兩天,你該改變主意了吧?」父親的聲音,原本是自己最熟悉,現在,卻是最厭惡的聲音。

  「不管父親您說什麼,我是不可能改變主意的!」鐵也轉過身正視自己的父親:「況且,我已發過誓,生做笠野田的人、死做笠野田的鬼,決心與笠野田組榮辱共存!所以我絕對不可能再回來千堂組!」

  鐵也堅定的眼神,包含著絕不動搖的決心與信念。

  「好眼神,比起你的大哥,也許你更適合擔任千堂組的下一任組長。」父親欣賞道。

  「我都說了我不可能回來,當然更不可能繼承千堂組!」鐵也惱怒,這老頭根本沒有把自己剛才說的話給聽進去,竟然還要他回來繼承什麼的,目中無人的態度簡直氣死人。

  「笠野田組真有這麼好?」父親疑惑,才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自己的次子就被笠野田組洗腦成這樣。

  「比起只會搞些無恥下流手段的千堂組,笠野田組自然好上一萬倍!」鐵也氣到口不擇言,沒考慮到這番話,可是連自己的父親也罵進去了。

  「你!」狠狠地甩了鐵也一個耳光,力道大到讓鐵也的口中頓時溢滿血味。「好!好一個笠野田養的忠犬!」
  
  「呸!」鐵也吐出口中的鮮血,依舊是那堅不可摧的眼神。

  「我就不信,沒有家的狗會不想找地方安身,到時候不信還不能讓你回來。哼!」

  「沒有家的...等等,父親,您說的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冷笑說完,便轉身用力關上門。
  「等一下,開門!」鐵也衝上前,「可惡,放我出去!」

  拼命轉動門把,不斷用力拍打房門叫喊著,回應的只有一道又一道的防盜鎖上鎖的聲音。
  
  「開門!拜託放我出去,開門啊!讓我出去...」無論怎麼用力拍打房門叫喊,上鎖的房門依舊紋風不動,最後,鐵也無力地倚靠在門邊跪坐在地。

  「少主,您一定要平安...」
  
*    *    *    *    

  隔日,櫻蘭高校1-D教室
  
  「唉~」
  
  不知是第幾次的嘆息,笠野田律沒了平常令人恐懼的冷冰風暴氣息,反倒增添了些許的憂鬱美感(女同學眼中),但... 臉還是一樣很可怕。

  「已經三天了,鐵也那傢伙,究竟跑去哪了?」無論是家族的問題,還是鐵也的失蹤,都讓笠野田律煩惱不已,而且這兩件事,關係似乎很密切。

  自從被千堂組暗算後,笠野田組的勢力在短時間內兵敗如山倒,組裡有奸細已是無庸置疑的事了,外加上鐵也的失蹤,更讓組裡所有人員將矛頭指向這位突然失蹤的新人,鐵也與千堂組的關係,被發現也是遲早的事了。
  
  雖然不願相信鐵也會背叛自己,但現在的局勢發展全指向他,想快速解決這件事的最好方法,就是趕緊找到鐵也問清楚,問題是,現在連人在哪都不知道啊!

  「啊!煩死了!」

  「那個,笠野田同學,你是不是有什麼煩惱?」幾位女同學們關心問道。

  「啊啊!」悲哀的反射性動作...

  「咿!!!」
  
  女同學們雖然被嚇到,卻沒有馬上逃離,這主要歸功於櫻蘭高校男公關部的大家用心幫忙(惡整?)的結果。

  「抱、抱歉!」笠野田律趕緊收回兇惡的眼神,「沒事,只是家裡的事而已...」

  「有沒有什麼我們能幫上忙的地方?」

  「啊...」內心充滿感動,很高興有朋友能這樣關心自己,但總不能把黑道火拼的事告訴這些女同學,不把她們嚇死才怪。

  「只是我其中一位手下失蹤了,我想應該很快就能找回來,不要緊,沒什麼大事。」笠野田律避重就輕的回答。

  「是綁著馬尾,曾經到學校幫笠野田同學送傘的那位嗎?」一名女同學興奮問。

  「啊?呃...是、是啊!」

  「我知道,那天他問我笠野田同學在哪裡,我告訴他在男公關部社辦呢!」另一名女同學笑著說。

  啊啊?讓鐵也看到那套羞恥貓耳女僕的元兇原來是妳!!!

  「我也有看到,他好帥喔!」其他女同學一起興奮回應。
  
  沒、沒想到鐵也這麼受歡迎?面對女同學們突如其來轉變的態度,讓笠野田律一時不知該作何反應。

  「我有看過他幫笠野田同學送便當喔!」某位女同學突然爆出一句。

  「耶!!送便當!?」頓時讓所有同人女萌點high到最高。

  「啊啊!?」只是送便當有什麼好奇怪的,為什麼女同學們的眼中都散發異樣的光芒。

  「呀~!黑道老大與手下不可說的秘密戀情!!好萌啊!!」

  啥!?這是什麼鬼標題!?笠野田律一臉錯愕。

  「是他親手做的愛妻便當吧?一定是親手做的!」

  不、不是,是組裡的廚子做的,鐵也只是負責送...可惜一但開啟妄想的同人女,是沒有人阻止得了的。

  「自從笠野田同學被藤岡同學以2次"朋友宣言"拒絕後,我本來很擔心笠野田同學會深受打擊,沒人能安慰他,看樣子我不用擔心了。」某位女同學一臉釋懷負重的拍著胸口說。

  聽不懂,這是什麼異次元對話!?還有,有錢人都這樣不在乎他人感受,揭人瘡疤嗎?!

  「我想起來了,笠野田同學的那位手下,好像叫"鐵也"吧!」

  居然連名字都知道,這些千金大小姐平常沒事都在挖人八卦嗎?太、太可怕了...

  一臉震驚與錯愕黑道少主,與興奮到無法自拔的千金公主們,形成強烈對比。


*    *    *    *    

  男公關部,今天也閒閒沒事華麗的開始營業。

  「『殿下,你不覺得今天的氣氛有點奇怪嗎?』」男公關部主打"雙子禁忌之戀"的活招牌,常陸院光、馨異口同聲的說。

  「聽你們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有點奇怪。」

  會說奇怪不是沒有原因,平常客人們會按照自己的喜好,指名喜歡的男公關,但今天雖然客人比往常多,可是指名的人數卻比往常少,沒有指名的客人,反倒聚在一起不曉得在討論什麼。

  「會不會是因為"那個"?」男公關部的財政部長兼軍師兼店長(鏡夜辛苦你了...)的鳳鏡夜,指著角落正在談話的兩人說道。

  眾人順著鏡夜手指看過去,環首先發難:「嗚哇哇!巴沙諾瓦(男公關部眾人對笠野田律的暱稱)同學又指名治斐了,馬麻你為什麼讓壞男人來勾引我們家治斐?」

  無視環的泣訴和莫名的稱呼,鏡夜推推眼鏡,露出招牌笑容:「當然是因為,有利可圖啊!」

  利益鬼!!男公關部眾人心聲。

  「利益?有什麼利益可言?巴沙諾瓦同學不是已經被治斐甩掉了嗎?」光有些不友善的說著。

  「而且是未告白就出局!」馨補一刀。

  「這個嘛,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很明顯的,這些沒有指名我們的客人們,可是衝著巴沙諾瓦同學來的喔!既然他帶來客人,怎麼能把他趕走呢。」

  「真的耶!大家都在看巴沙諾瓦同學!」植植學長說,放眼望去,那些沒指名的客人,的確盯著笠野田律,但...每個人眼中卻但有一點同情的淚光?

  「到底...?」正當眾人疑惑,那群觀察組中的組長率先衝出來。

  「當然是因為,笠野田同學是純情的男子啊!!!!」寶積寺蓮華流著淚,拿著麥克風衝到男公關部眾人面前。

  「啥!?」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笠野田同學他那純純的內心!」蓮華拿著麥克風開始訴說一段悲淒(?)的故事。

  「因為愛上了不該愛上的人,那段禁忌的戀情(指愛上治斐)使得笠野田同學終日煩惱,眉頭深鎖,然而最後,這份戀情卻以"朋友宣言"而終告失敗了!!」

  「不過!」咚隆隆隆(鼓聲音效來自雙胞胎)「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了一位療傷天使,治癒了笠野田同學那受傷的心!」

  「療傷天使?」雙胞胎疑惑對看「有嗎?」

  「當然有啊!而且你們都見過。」蓮華拿出一張照片「噹噹噹,就是這個人!」

  光接過照片一看「咦?這個人不就是...」「『巴沙諾瓦同學的手下,千堂鐵也!?』」

  「『他是療傷天使?』」雙胞胎笑到流淚,一腳把人踹倒,威脅要讓人活著過奈何橋的人是療傷天使?

  「話說回來,這張照片哪來的?」馨疑惑問。

  「從笠野田同學的手機中"借"來的。」蓮華笑著回答。

  犯罪啊!這是犯罪!小姐!隱私權呢?對方的隱私權在哪?

  「可是可是!」蓮華拿出來的帕巾擦著淚「治癒笠野田同學的療傷天使,現在卻失蹤了!!」

  「所以內心再次受傷的笠野田同學,只好找藤岡同學談心以藉此撫平心中的傷痛。」蓮華摀著臉不斷啜泣「這樣的純情男子,能讓我吃下好幾碗飯啊!!!」

  萌萬歲!!!啪啪啪啪!(掌聲音效來自雙胞胎)

  「我明白了!」環突然擊掌道「只要找回鐵也,巴沙諾瓦同學就不會再來找治斐了吧!」

  「『喔!殿下開竅了!』」雙胞胎互相擊掌回應。

  「好!鏡夜...」「不要!」

  「咦?」眾人一陣錯愕
  
  「我說不要,怎麼了,聽不懂人話嗎?」

  環露出被遺棄的小狗般的眼神:「說的也是,鏡夜也是人,也有做不到的事啊...」
  
  「鳳家勢力這麼大,沒想到連找個人都沒辦法。」雙胞胎互相咬耳朵,但不是悄悄話的音量「就是啊!都能去找"第一個說布丁加醬油吃起來像海膽"的人了,卻連一個知道名字的小小人物都找不到。」

  「...(忍住怒氣)我說你們,我剛才是說"不要",可不是"辦不到"。」

  「鏡鏡,為什麼不要啊?」植植學長拉鏡夜的衣服問道。

  「找人自然容易,只是這中間,牽扯兩家黑道勢力的相爭,我認為沒必要為了找人,冒險捲進黑道的紛爭中。」

  「耶...為什麼?」眾人歪著頭,滿臉問號。

  ...一群笨蛋嗎?鏡夜握緊拳頭硬忍:「我只說一次,給我聽好了!」

  「關東圈一方最有勢力的笠野田組,目前正與千堂組關東分部打得不可開交,據消息指出,千堂組似乎掌握笠野田組的動向,讓笠野田組的勢力不斷遭受打擊。」

  鏡夜頓了頓,推推眼鏡繼續說:「然後再根據蓮華公主的故事,千堂鐵也的失蹤,應該也是最近發生的事。那麼,這兩件事的關係,以及千堂鐵也人在哪,應該不用我多說了吧!」

  「這麼說,你的意思是鐵也他...果然在千堂組!?」不知從何時開始聽的笠野田律,用力抓住鏡夜問。

  「巴沙諾瓦同學,你冷靜一點。」鏡夜推開對方「中途請銛銛學長和植植學長,先把客人送回去是正確的。」

  「鐵也...真的背叛我了...?」笠野田律鐵青著臉,似乎還不願意相信聽到的事。

  「還不能確定,巴沙諾瓦同學,你先冷靜下來...」治斐安慰著。

  「『說不定喔,畢竟主子不太有用。』」雙胞胎事不關己的說。

  「你們兩個,少說幾句行嗎?」

  「『誰叫治斐只理巴沙諾瓦,都不跟我們玩嘛!』」

  「...你們是小學生嗎?」治斐無奈。

  受到打擊的笠野田律,突然像是想到什麼,開始往門口奔去,被速度比他更快的銛銛學長硬是檔下:「你要去哪裡?」

  「我要去千堂組找鐵也問清楚!」笠野田律奮力的掙扎「我要問他,當初在學校花園裡說的那些話,難道是騙我的嗎!?銛之塚大哥,請你放開我!」

  「別衝動...」「崇你讓開,看我的小兔兔攻擊!」

  飛奔過來的植植學長瞬間跳起,朝著利野田律的方向撲過去,將兔子布偶連同自己的身體一起重壓在笠野田律的身上。

  「噗嗚!」雖然植植學長加一隻布偶並沒有很重,但在重力加速度之下,就算一粒小石頭也有子彈的威力。

  「吶吶~巴沙諾瓦同學,我跟你說,所謂的朋友,是建立在信任上喔~」

  摀著差點被撞斷的鼻子,笠野田律低頭不語。

  「嗯嗯,我知道了。」鏡夜關掉手機,收進懷中。

  「想知道千堂鐵也是否真的背叛,那就只能殺進千堂組!」一慣的不變微笑。

  ...什麼!?鏡夜你說什麼!?

  正當大夥被鏡夜的發言震驚到無法言語,殺進魔王城解救公主的勇者團,確定成立!!

  (鐵:等等,公主是我嗎?)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