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雙子的COSPLAY日誌> <

雖然相簿照片拍得不是很好看,但請勿擅自轉走!!
  • 180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忍亂同人】用具委員長代理 之段


【忍亂同人】用具委員長代理 之段


  一年葉組教室,一如往常和平,學生們盡責的快速做完自己分內打掃工作,不過認真打掃的理由,絕對不會是為了教室整潔,而是想著快點打掃完能有更多的玩樂時間。

  「霧丸、新兵衛,等下打掃完要去哪裡玩?」亂太郎邊打著板擦邊問。

  「我不行耶,等一下有打工,抱歉啦!」霧丸一臉歉意回答。

  「那新兵衛呢?」

  「我...」

  話還沒說完就被突如其來的奔跑聲打斷。奔跑聲停止的同時,一年葉組教室的門用力的打開了。

  「新兵衛和喜三太在嗎?」

  開門者大吼著,神情緊張似乎有什麼要事。定眼一看,原來是三年綠組的富松作兵衛。

  「三年級的富松學長,有什麼事嗎?」新兵衛問道。

  「用具委員長-食滿留三郎學長要我們用具委員集合,似乎要開臨時會議。」

  看著富松學長慌張的樣子,亂太郎也知道現在不是相約玩樂的時候。

  「若是這樣,新兵衛你快去吧!」亂太郎催促著。

  「亂太郎不好意思喔...」

  「沒關係啦~」

  霧丸和新兵衛走後,亂太郎做最後的掃廚用具收拾。

  一年葉組的每個人幾乎都有分擔各委員會的工作,有時候也會被各委員長們或顧問老師召喚集合。例如用具委員就曾經被顧問老師-吉野作造老師緊急集合,三更半夜尋找遺失的小鴨船。(16-12 用具委員長初登場の段)

  「各委員會其實都很辛苦呢!」亂太郎笑著。

  想起自己曾經因為保健委員長-善法寺伊作學長,因為聽從室友食滿留三郎學長的建議,化身為“戰鬥保健委員”。結果,雖然達到阻止傷員增加的效果,但實際上,也只是把傷害全轉移到保健委員長自己身上而已。(20-64 同室の决意の段)

  另一方面,被集合的用具委員們,全體待在用具委員長-食滿留三郎的房間。只見委員長一臉嚴肅不發一語,低年生們正經危座。

  「那個...食滿學長,大家都到了,請問集合我們有什麼事嗎?」三年級的富松作兵衛率先打破沉默。

  留三郎露出無奈的笑容,一臉歉意的說出幾項不幸消息。

  「剛剛用具委員的顧問老師-吉野作造老師來通知我,忍術學園周圍的圍牆毀壞十分嚴重,似乎是學生們上實作課造成的,需要我們用具委員緊急修補」

  「這種事我們很常做啊~有什麼問題嗎?」喜三太好奇問道。

  「當然不只這些問題...」留三郎邊說邊抽出面紙,替眼神開始渙散兼流鼻涕的新兵衛擤鼻。「還有體育委員和做法委員造成的損傷。」

  「體育委員和做法委員?」低年生不解。

  「首先是體育委員長-七松小平太使用過後損毀的體育用具,修補的速度比不上他損毀的速度。」留三郎一臉沉痛。

  「還有作法委員綾部喜八郎,在學園裡到處挖陷阱,掉下去的學生多到連保健委員長-善法寺伊作都來跟我抱怨,希望我們能加速修補學校的坑洞,免得讓更多學生受害....」

  「最後就是...」留三郎從原本沉痛的表情轉為憤怒,額頭出現井字符號,握在手中的面紙盒出現快捏爆的跡象。

  「會計委員長-朝江文次郎...」

  加重名字的語氣,用具委員長的怒氣清楚可見。
  
  「用具委員的預算又被刪減啦!」留三郎怒吼著。

  「要知道學校裡毀壞的物品都是誰在修啊,居然還刪減我們的預算,可惡的文次郎!理由居然是沒看到我們在做事!」

  怒吼完後的留三郎瞬間恢復冷靜,一臉尷尬為剛剛的失態咳兩聲。

  「咳咳!所以,我們用具委員最近要加強巡邏和修補,大家一起努力吧!」
  
  「好的!」

  好一聲充滿活力的回答,展開用具委員們艱辛的修補之路。

  地點:忍術學園某處圍牆

  「等修補完這裡就可以吃飯了吧...」新兵衛無力坐在梯子旁邊「肚子好餓喔...」

  「再忍耐一下,很快就可以吃飯了。」留三郎心疼看著幫忙扶梯子的低年生們,心想待會兒要不要買麻糬慰勞他們。

  「作兵衛,再拿一個瓦片給我。」梯子上的留三郎喊道。

  「啊!好的學長!」

  在作兵衛拿到瓦片前,已經有人早先一步將瓦片遞給正在補高牆的留三郎。

  「真是辛苦呢!用具委員長。」

  「是你,會計委員長-朝江文次郎。」來者讓留三郎小小吃驚。

  「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帶著會計委員們訓練,正好經過這裡。」文次郎指了指身後全身脫力的會計委員們,不難想像他們剛剛又經歷了什麼非人訓練。

  文次郎看了看被用具委員修補過的圍牆,滿意得點點頭。

  「原來用具委員也是會做事的,我還以為你們只會浪費經費做一些沒用的道具。」

  「你說什麼,會發明那些道具還不是為了方便修補用。」留三郎不滿轉身回嗆,卻似乎忘了自己身在高處。

  「學長小心!」低年生們緊張大喊。

  「咦?啊啊啊啊啊!!!」

  太過專心吵架的留三郎,一時重心不穩,施力點錯位踩空階梯摔下來,其他用具委員們馬上跑過去,想扶起他們的委員長。

  「學長!!」
  
  「好痛...我沒...啊啊啊!」才剛站起來往前踏一步,立刻掉進坑洞裡。

  「食滿學長!」用具委員全體驚呼。

  「喂!留三郎你還好嗎?」

  文次郎自己也嚇了一跳,以留三郎的身手,摔下梯子只是小事,但那在意料之外的坑洞陷阱,讓完全沒有防被的留三郎瞬間摔落,所造成的身體損傷絕非小可。

  「發生什麼事?好大的聲音!」保健委員長-善法寺伊作從轉角處跑過來。
  
  「伊作?你怎麼來了?」文次郎問道。

  「我擔心留三郎太過專心工作忘了吃飯,所以來通知他。」說完立刻轉身幫忙用具委員們把留三郎拉出坑洞。

  「好痛...」留三郎掙扎爬出坑洞。

  「伊作你怎會在這裡...難道會是不運牽連嗎...」

  「留三郎你在說什麼啊?」伊作用力抓著留三郎的右手,想將他拉起。

  「我也來幫忙!」

  文次郎跑過去想幫伊作,卻不知道是腳不好使,還是用具委員們沒把工具收好,踢到填補高牆用的灰泥砲,絆倒之餘還不慎推了伊作一把。
  
  「啊啊啊啊啊啊!!」

  這一推可好,負傷者兩名。再次跌回坑洞的留三郎不幸撞到頭,加上腹部成了善法寺伊作的緩衝墊,瞬間衝擊讓留三郎當場昏過去。

  「啊啊!留三郎對不起!」伊作握著扭傷的手,趕緊從留三郎身上爬起。

  雖然曾經聽說過善法寺伊作不運的程度會殃及他人,沒想到會是這般嚴重的結果。目睹一切的文次郎(罪魁禍首)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只好趕緊將兩人送到保健室讓新野醫生治療。

  地點:保健室

  新野醫生仔細地替食滿留三郎療傷,而善法寺伊作的傷勢,則交給其他的保健委員來處理。

  「那個...新野老師,食滿學長的傷勢如何?」作兵衛擔心問道。

  新野醫生想了想,說:「頭部受到撞擊,有點輕微腦震盪,還有右腳嚴重扭傷以及身上多處擦傷。」

  頓了一下,再仔細看過留三郎的傷勢:「別擔心,都沒有大礙,只是需要靜養幾個禮拜。」

  「太好了!」用具委員全體鬆了一口氣。

  一年綠組的下坂部平太想到早上的開會內容,學園裡還有很多等著用具委員處理的事情:「那用具委員的巡邏該怎麼辦?」  

  「讓三年級的富松作兵衛學長擔任代理用具委員長如何?」喜三太提議。
  
  「不行啦!不可能,我不可能代替得了食滿學長!」作兵衛慌張揮手拒絕。

  「可是我們一年級也沒辦法擔任吧,對吧!新兵衛。」

  「嗯!是啊!」

  「那個...」

  一旁包紮完畢的善法寺伊作突然開口:「讓保健委員幫忙用具委員巡邏吧!」

  正在收拾繃帶的亂太郎吃了一驚:「伊作學長!」

  「之前留三郎也幫我們保健委員巡邏,這次該我們來報答他們了。」
  (20-64 同室の决意の段)

  伊作苦笑說:「而且這次留三郎會受傷,一半原因也是我造成的,我需要負起責任才行。」

  「可是學長你也受傷了...」不只是亂太郎,在場的全員幾乎都持反對意見。
  
  聽著保健室裡吵雜一堆的建議,許久沒說話的文次郎終於受不了。

  「好了!給我安靜!」全場瞬間鴉雀無聲。

  「聽好了!用具委員的工作,就交給我們會計委員來負責吧!」文次郎站起身來大吼。

  「Ging! Ging!幹勁滿滿的上吧!」

  「不會有問題吧...」會計委員田村三木衛門伏額嘆氣,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唉~」全員嘆氣。

未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