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雙子的COSPLAY日誌> <

雖然相簿照片拍得不是很好看,但請勿擅自轉走!!
  • 177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忍亂同人】立花仙藏睡眠不足 之段

 

【忍亂同人】立花仙藏睡眠不足  之段




  夜晚,雖是忍者的黃金時段,不過對於忍術學園的學生們來說,卻是放鬆身心最好的休息時段,尤其是剛執行完任務的高年生。

  「嗯~」仙藏舒服的伸了個懶腰,「終於可以好好睡個覺了!」

  在這之前,仙藏已經被學園長臨時起意的送信任務,還有在任務途中,偶遇的新兵衛和喜三太給搞的身心俱疲。

  他實在想不懂,只是個簡單的送信任務,卻在遇上那兩位看起來天真可愛的學弟後,差點演變成需要賭命的危險任務。

  仙藏原先以為是送的信中有什麼機密,不小心被敵人知道而來追殺自己奪信,但搞了半天才知道,原來是那兩位學弟,太想知道自己的任務內容,不僅跟蹤自己,還交頭接耳的胡亂猜測任務內容,以致被路過的敵方忍者聽見,誤以為他送的是機密文件。

  結果任務的最後,才發現,那不過是學園長臨時想約朋友喝茶的邀請信,不要說機密,信裡頭根本就只有一句話:好久不見,來喝茶吧!

  「什麼跟什麼啊!這種信叫小松田去送不就好了!」仙藏忿忿地鋪好被褥,準備躺下休息。

  同房的室友潮江文次郎,早在仙藏回房前已先行入睡了,望著他一臉舒服地抱著10公斤的鐵算盤睡覺,仙藏不禁佩服起這位經常幹勁滿滿的室友。

  「真羨慕這種有活力的笨蛋。」冒出一句不知是褒還是貶的話,疲憊一天的仙藏,閉上雙眼準備休息。

  隨著月亮緩慢升至高空,夜色逐漸低幕,夜深了。

  「Ging! Ging!」

  「什麼!?怎麼了?」已經入睡的仙藏被突如其來的叫聲給吵醒。

  「睡著了也要算!幹勁滿滿的算!」文次郎高舉鐵算盤拼命撥弄,但卻還是緊閉著雙眼,很明顯在睡夢中。

  「吵死人了!」

  被文次郎的幹勁滿滿吵醒,睡眠不足的仙藏氣得想丟出寶祿火矢,讓他的室友永遠安靜,但隨即又想到,似乎是預算會議又快到了,才讓他這位室友連睡著了都還想著計算的事。

  「算了,看在你也很辛苦的份上,暫時不跟你計教。」露出無奈笑容,棉被矇頭,倒床再次睡去。


  「啊啊!連這種簡單的預算也算不出來怎麼行!」

  「各委員會的預算,還有學費,全都要算啊!」

  「幹勁滿滿的算!!」

  文次郎越喊越大的怒吼聲,伴隨著算盤的撥弄聲,連肢體動作都出現了,但在小屏風另一頭的仙藏卻還未發覺,正在思考是不是該拿個耳塞,讓自己更好睡些。

  “碰!”的一聲巨響

  「好痛!文次郎你這個渾蛋!」被推倒的小屏風砸到的仙藏,痛得罵人。

  渾然不知自己幹了什麼好事的文次郎,被仙藏一把抓起,睡眼惺忪的質問:「仙藏,這麼晚了你在幹嘛?」

  「這‧應‧該‧是‧我‧問‧你‧才‧對!」

  無奈文次郎完全無視仙藏的怒火,即使衣領正被仙藏抓著,依舊倒頭而睡。仙藏嘆了口氣,只好認命的把小屏風移到角落放置好,免得再被文次郎弄倒。

  第三次入睡,仙藏覺得自己再不睡,明早肯定會爬不起來,一想到這裡,不管怎樣都要入睡才行。

  不過命運之神似乎不想這麼簡單就放過他。

  少了屏風的阻隔,睡夢中文次郎多了翻滾的空間,雖不像之前吵著計算,但似乎做了打鬥的夢,連手中的鐵算盤都當武器扔擲出去。

  尚未熟睡的仙藏,驚險地閃避飛過來的10斤鐵算盤,還未從驚嚇中回神,立刻被文次郎抱個滿懷。

  「喂!文次郎你快放開我!」用力推著文次郎的胸膛。

  「zzz」只有均勻的呼吸聲回應著。

  --啪滋--

  「我看你就永遠不要起來了!」隨即伴隨爆炸聲響。

  理智線斷裂的仙藏,丟出寶祿火矢炸毀房間後,便一個人拖著棉被和枕頭,尋找可以好好睡覺的地方。


  「長次,中在家長次,開門,我是仙藏」敲著同樣為六年生的房門,希望能借一宿。

  「不好意思,能讓我借睡一晚嗎?」

  長次無語的替仙藏開門,仙藏正想表達感謝時,與長次同房的七松小平太此時翻了個身。

  「衝啊!衝啊!上上!」翻身過猛撞上屏風。

  被小平太撞倒的屏風,尚未落地發出巨響前,被早一步行動的中在家長次撐住,動作迅速且流暢。

  長次發出窸窣窸窣的聲音對仙藏說話

  「什麼?你說什麼?」仙藏側耳鈴聽

  「這種事久了就習慣了,別在意。」長次小聲的說。

  --怎麼可能習慣!!--仙藏嘴角抽蓄著

  「那個...長次,我還是再找地方睡好了,不好意思打擾你了。」


  離開中在家長次和七松小平太的房間後,仙藏想到脾氣溫和的六年生-善法寺伊作,若是他,應該會替自己想辦法。

  正要走到善法寺伊作與食滿留三郎的房間時,發現伊作正捧著藥鍋從房間走出來。

  「伊作!」

  「嗯?是仙藏啊!怎麼這麼晚還沒睡呢?」伊作一慣溫柔的微笑著。

  「有些原因...對了!能不能跟你借地方睡一晚?」
  
  「嗯...也不是不行...」伊作欲言又止。

  「若不方便沒關係,我可以再找地方。」仙藏苦笑回應。

  「啊!不是的,你誤會了...」

  伊作趕緊拉住準備離開的仙藏,接著打開自己的房門。

  「我只是在想,你應該也無法睡在這。」伊作苦笑著指著自己的房間。

  順著伊作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滿目瘡痍的房間,除了留三郎熟睡的地方,其他地方幾乎無一倖免,還伴隨著強烈刺鼻的藥味。
 
  「怎...怎麼會...」仙藏盯著伊作手中的藥鍋。

  「啊~其實是...嗯?先說這不是我煎藥造成的!」發現仙藏正盯著自己手中的藥鍋,伊作立刻替自己的藥反駁。

  「不然會是?」說的也是,煎藥也不可能造成房間這樣。

  「留三郎的睡相啦!雖然我已經習慣了,不過他這樣我也沒辦法好好煎藥。」伊作深深嘆了口氣。

  --就說了這種事不要習慣!--仙藏內心大吼著。

  「對了仙藏!你不是要找地方睡覺嗎?一起去保健室如何?」

  「可以嗎?」

  「嗯!沒關係的!」伊作笑著回應,順便捧起自己的藥鍋,「我也正好要去保健室把藥煎好。」

  原本滿懷欣喜的仙藏,聽到伊作說的下一句話,心情頓時跌入谷底。

  六年級的善法寺伊作擅長製藥,這是眾所皆知的事,但在製作過程中產生的難聞藥味,卻不是一般人能忍受,除了同班同學兼室友的食滿留三郎外,應該沒有多少人能忍受的了。

  「不...不了,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還不想跟自己的鼻子過不去,仙藏心想。

  「是嗎?真可惜,我本來還想請你嘗嘗看呢...」伊作惋惜的說。

  善法寺伊作做的藥膳料理,雖然不難吃,但一想到是過期藥品製成的,說什麼也難以讓人入口。

  「真的不用了!你有這份心就夠了!謝謝你!」不等伊作回應,仙藏趕緊抱著棉被和枕頭,飛也似的離開。


  --再磨蹭下去就要天亮了!--

  仙藏無奈拖著棉被,不知不覺走到一年級忍蛋們居住的長屋,心想要不乾脆跟一年級的忍蛋們借地方睡覺算了。

  「六年級的立花仙藏學長,你怎麼會在這裡?」

  聞聲,仙藏回頭,發現是一年葉組的豬名寺亂太郎。

  「那個...我是...」
  
  「啊~我知道了,學長是來借地方睡覺的吧!」亂太郎笑著說。

  「你怎麼知道...不是,你怎麼還沒睡?」手裡就拿著枕頭和棉被,不是來借地方睡,難道是拿著棉被和枕頭,在這大半夜練亂定劍嗎?仙藏不禁吐槽自己。

  「我只是起來上廁所而已。」亂太郎說著,便推開自己的房門。「學長若要借地方就請吧,雖然可能小了點。」

  「嗯...謝謝你...」

  亂太郎帶著仙藏進房間,順便把自己的床位挪動一下,好讓仙藏能在角落的空間鋪床。

  「立花學長應該不會像食滿學長那樣的睡相吧...」亂太郎矇著棉被小聲的說著。(18-33寝不足の朝の段)

  「嗯?亂太郎你在說什麼?我跟留三郎怎麼了?」正在鋪床的仙藏好奇問道。

  「不!沒什麼,學長請早點休息吧!晚安!」

  「喔...晚安...」

  雖然有點好奇亂太郎說的話,無奈睡意太重只好作罷。終於獲得安靜的睡眠,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仙藏總算能放心的睡覺了。

  闇幕的夜空漸漸出現魚肚白,陽光也悄悄地露臉了,全新的早晨也即將開始。

  還在睡夢中的仙藏,隱約感覺到一年級的忍蛋們起床了,似乎是怕吵醒還在睡的自己,他們將聲音壓低交談著。

  「亂太郎,要叫學長起床嗎?」霧丸問道。

  「學長昨天很晚才睡,再讓他多睡一下吧!」亂太郎的聲音有些吃力,似乎正在搬動什麼。

  「新兵衛,起床了,再不起來會趕不上上課的!」亂太郎用力的搖著新兵衛,但對方卻完全沒有要起床的意思。

  「再這樣下去連我們都會遲到的...」霧丸無奈說道。

  「說的也是...那新兵衛,我們先去食堂等你喔!快起床。」

  聽到吃的,新兵衛似乎有了些反應,等他完全清醒後,亂太郎和霧丸已經先行離開了。

  「啊~亂太郎、霧丸,等等我...嗯?糟...慘了...」


  等一年級的忍蛋們離開房間後,正想再稍微補個眠的仙藏,隱約聽見有人正用哭腔喊著他的名字。
 
  「學長...立花學長...嗚...」

  聽出這是福富新兵衛的聲音,立刻擔心的起床。

  「怎麼了?新兵衛......」


  地點:食堂

  「絕對不可以吃剩下來!」食堂大嬸一慣的台詞響徹整個食堂。

  六年生們佔著同一張桌子,並排坐著。

  「仙藏那傢伙...我是哪裡惹到他啦!」文次郎全身負傷吃著早飯。

  「我覺得你先去療傷比較重要吧...」伊作擔心說道。

  「一定是你這個幹勁滿滿的野蠻人對仙藏做了什麼吧!真是活該啊!哈哈哈!」留三郎毫不客氣嘲笑。

  「你說什麼!想打架嗎?」

  「喔?你還有力氣嗎?來啊!決勝負吧!」

  「你們不要在食堂打架。」眼看著快打起來的兩人,伊作趕緊擋在兩人中間勸阻著。

  長次窸窣窸窣的不知道在說什麼,只有離長次最近的小平太聽見了。

  「喂!長次在問仙藏去哪了?」混亂中的三人瞬間停止動作。

  「不知道耶,他也沒回房間。」文次郎說道。

  「我也不知道...」伊作看起來有些擔心。

  剛走進食堂的亂太郎和霧丸,正好聽見學長們最後的對話。

  「立花學長在我們的房間裡睡覺。」亂太郎笑著回應。

  「喔~是嗎?是你們就放心了!」留三郎露出微笑,似乎是想起了曾跟亂太郎他們借過房間,睡了個好覺的事。(18-33寝不足の朝の段)

  「呵呵呵...」苦笑回應,這對亂太郎來說並不是什麼好回憶。

  「真是不好意思麻煩你們了。」伊作笑著撫摸亂太郎的頭表示讚許。

  吃完早飯後,發現新兵衛沒有趕來吃飯,實在不太像平常的新兵衛,通常他都是聽到吃的馬上就會趕來。

  「奇怪,新兵衛怎麼還沒來?」亂太郎擔心問道。

  「別擔心啦,別忘了房間裡還有立花學長在啊!」霧丸笑著拍拍亂太郎的肩膀。

  「說的也是,那我們快去上課吧!」


  地點:澡堂間

  嘩啦嘩啦的水聲,伴隨著搓洗聲和某人的嘆息聲。

  「我為什麼要一大早來洗床單...」仙藏頂著黑眼圈欲哭無淚。

  「嗚...學長真的很抱歉...」

  面對尿床而不斷啜泣的學弟,仙藏怎麼樣也狠不下心責怪新兵衛,只能無奈的繼續幫他洗床單。看著新兵衛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仙藏覺得自己才是比較想哭的那一位。

--把我的睡眠還來啊!!!!--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