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雙子的COSPLAY日誌> <

雖然相簿照片拍得不是很好看,但請勿擅自轉走!!
  • 173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APH】露中- 有緣就會有愛??(part 3)

第三章

  自從得知意外身亡的父母留下大筆遺產和保險金後,那些原本不聞不問,甚至從來沒有來往過的親戚一個接著一個冒出來搶著認親,要說目的為何?用滾滾的尾巴想也知道,是衝著那一大筆的錢來的!
  為了保護自己的弟妹不受到那些親戚們的威脅,王耀利用父母留下的錢把弟妹送出國,而自己留下來
與親戚們周旋!不斷的告誡自己不能輕易相信他人,強迫自己變的成熟、變得堅強,凡事都要自己來,靠自己一人去度過難關,即使內心承受萬分孤獨...
  
  「香、灣,哥哥會努力的...一定會把你們接回來...」睡夢中的王耀不斷呢喃,清澈的淚珠在眼角凝
聚,滴落的瞬間被坐在床邊的人一手拭去。

  ──內心似乎承載著許多悲傷,你是否會把最真實的自己展現在我面前呢?

  「嗚...」王耀慢慢的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陌生的雪白色天花板,盯著天花板看了好一陣子,才驚覺的從床上跳起來「這是什麼地方阿魯?唉唷!」從後頸傳來的陣陣痠疼讓他不得不躺回床上。

  「小耀你沒事吧?」伊凡輕輕的將王耀扶起,一手按在他的後頸輕輕搓揉,希望能替他減緩疼痛。
  
  「這裡是你家阿魯?」王耀望著伊凡問道
  「嗯!這裡是我的房間喔!喜歡嗎?」
  
  王耀環顧四周,嘆口氣道:「看來...還是受到你的幫助阿魯...明明我想一個人解決...」愈說愈小聲
,且漸漸低下頭,說到最後伊凡都忍不住側耳靠近想聽清楚王耀在說什麼。

  「小耀,你在說什麼??」
  突然王耀一個猛然抬頭,靠近伊凡緊緊抓住他的肩膀,這樣猛烈的動作確實將伊凡嚇了一大跳。

  「我一定會還你錢的阿魯!」
  「咦?」被嚇到的伊凡一時反應不過來。
  「我說,我一定會還你錢的,在那之前我可以任憑你處置阿魯!!」
  「什麼!?」

  伊凡的心靈再次受到衝擊,二度驚嚇讓他頓時腦中一片空白,他緊張的推開王耀。

  ──難道是上帝突然良心發現,想實現我的心願嗎?

  「看是要打掃、燒菜還是洗衣服都難不倒我...你怎麼了阿魯?」王耀疑惑的看著突然僵住身體的伊凡

  ──啊啊!原來是我會錯意,上帝怎麼可能會這麼好心呢!

  「不...沒事!」伊凡露出一抹尷尬的微笑「不過小耀,你說的那些事我家裡有佣人會負責,不需要你幫忙喔!」
  「咦?這樣啊!那...我不知還有什麼方法可以...」王耀困窘的再次低下頭,臉頰微微的泛紅,不知
所措的模樣惹人憐愛。

  伊凡不知用了多少的意志力才強硬忍住想將王耀抱在懷裡的衝動,他輕撫王耀的髮絲,將他前額睡亂的黑髮理順:
  「就照你剛剛所說的“任憑我處置”吧!」
  「啊?」這次換王耀受到驚嚇:
  「你剛剛不是說不行嗎阿魯?」 

  「呵呵!我說的“任憑我處置”是指字面上的意思喔!」伊凡輕笑抬起王耀的下顎,凝視著他深邃的黑眸「只聽從我說的話,待在我身邊!不管發生任何事,絕對不會背叛我!」
  
  當伊凡說這段話的時,王耀敏銳的捕捉到伊凡眼中透露出的一絲絲哀傷,尤其是說到“背叛”這兩個
字時更是表露無疑。雖然伊凡似乎想用笑容隱藏,但王耀還是感覺到了。

  ──那眼神,跟鏡中的我好像!甚至...比我痛苦阿魯!你...曾經發生過什麼嗎?

  「小耀,你的回答呢?」
  紫色的雙眸彷彿有魔力,讓王耀無法撇開視線,像是著了魔般被吸引住,無法忽視眼神中傳達出來的
哀傷,情不自禁的回答一聲“好”!

  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回答,讓王耀驚慌不已:「啊啊!我怎麼會答應,要是你要求的事我做不來怎麼辦阿魯?」 
  「呵呵!小耀你不用這麼緊張,我不會要求你做不到的事。」
  「真的嗎阿魯?」
  「嗯!絕對是你能力所及之事!」伊凡笑著回答
  「太好了阿魯!」

  「那契約就這麼定囉!首先來達成我的第一項要求吧!」伊凡握住王耀的手笑道。
  「咦?」
  「待在我身邊!來和我一起住,還有轉學,我會幫你打點好一切,你只需要待在這裡,可以嗎?」
  「可以阿魯!」王耀答應的十分爽快
  「不過我有打工,既然要待在你身邊,那我還能去嗎阿魯?」
  「當然可以,我並沒有要限制你的自由,甚至你想打工還錢都行!」另一手摟住王耀的細腰,親密
的舉動讓王耀臉紅,但並沒有拒絕。

  「不過打什麼工要讓我知道,且當我需要你時,你必須在我身邊!」
  「那是當然的阿魯!」
  王耀的笑容十分燦爛,就像朝陽一樣的耀眼,讓伊凡目不轉睛的看著

  ──我果然沒有找錯人,但你似乎沒有察覺我的企圖呢!コルコル

  「希望我們合作愉快,小耀!」說完便親暱的吻上王耀的額頭
  「啊!你做什麼...」

  ──碰!!!!

  開門的聲響...應該是撞(拆?)開門的聲響打斷了王耀的話,只見門口站著一位非常美麗的少女,白皙的皮膚和一頭及腰的美麗秀髮,髮頂上別緻的藍緞帶彷彿是特地為她存在,更襯托出少女的美!
  以上是王耀對這位初次見面的少女的第一印象,但是...若這位美姑娘手上沒有握著被硬扯下的門把,
背後沒有散發著詭異的紫黑色氣體,想必對她的印象會更好!

  「娜...塔莎...歡迎...回來...!」
  王耀注意到伊凡握住自己的那隻手漸漸在冒冷汗,且臉色也逐漸慘白,甚至連笑容都很明顯是硬擠出
來的「伊凡,你怎麼...」

  「哥哥...你今天怎麼沒去學校?還有你剛剛在做什麼?」
  娜塔莎緩緩的走進來,頭髮還很配合的邊走
邊飄,看起來還挺像某個從電視裡爬出來的(嗶─)

  「沒...沒做什麼啊!!對了,小耀,她是我的妹妹娜塔莎...」話還沒說完,就被娜塔莎一把抓住衣領壓倒在床上,突如其來的動作讓王耀和伊凡都嚇呆了。

  「不要想轉移話題!哥哥為什麼要吻這個狗男人?哥哥的吻應該是給娜塔才對!哥哥不是送給娜塔藍緞帶當作定情之物嗎?」
  「那不是訂情之物,娜塔莎你冷靜一點啊!!!」伊凡的眼眶在泛淚了
  「哥~哥~那個狗男人真的比較好嗎?我們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
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結婚......」

  「娜塔莎,拜託妳回去啦!」伊凡快哭出來了,見娜塔莎似乎沒有放棄的意思,他只好轉頭向還在床上的另一人求救「小耀,第二項要求“救我”!」

  「這是你的家務事吧!不是我能力所及之事,自己加油囉阿魯!!」還邊說邊揮手,擺明是存著看好戲的心態!

  「小耀!你怎麼可以這樣...」
  「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嘛!」繼續無視伊凡的求助「要是我家妹子也常對我喊“結婚”而不是“我要
離家出走”或是“我不要回家”那該有多好阿魯!」
  「那我跟你換妹妹!」
  「才不要阿魯!」

  「啊啊!」娜塔莎衝進兩人的視線之中,緊緊抱住伊凡「狗男人不准跟娜塔的哥哥這麼熱絡!」

  娜塔的眼神正宣示著她對伊凡的所有權,不容許任何人靠近,可見少女的真心!不過希望她的教養能好一點...左一句“狗男人”,右一句“狗男人”就算是脾氣再好的人,心裡也會不舒服!

  「我說娜塔姑娘,我姓王名耀,可不是妳口中的“狗男人”阿魯!」
  「凡是接近我哥哥的男人全都是狗男人!!快從哥哥的床上離開!」

  ──為什麼接近你哥的是男人阿魯??

  王耀忍住笑意沒有吐槽,不過光從他帶著玩味的眼神看向伊凡,還能不了解他眼神之意嗎?

  「小~耀~ 你在想什麼?」伊凡的笑容不變,但背後也開始散發和娜塔一樣的紫黑色氣體「看來不給你一點教訓你不會學乖喔!コルコルコルコル」

  「我才沒想什麼阿魯!」
  意識到危險的王耀想趕緊從床上離開,順著剛剛娜塔莎趕他下床的那句話,想快點遠離這對詭異的兄
妹。

  ──他們果然是兄妹阿魯!

  「不准逃!」
  在王耀快離開床邊的那瞬間,伊凡掙脫娜塔莎抓住王耀的右手再把他拉回床上,用身體將他緊緊扣在
自己身下,讓他動彈不得。

  「親愛的小耀,我該怎麼處罰你才好呢?コルコルコルコル」伊凡在王耀的耳邊呢喃,吹入耳裡的氣息令王耀忍不住顫抖。
  「不要在我耳邊吹氣啦阿魯!!」
  「呵呵!小耀的敏感帶在耳朵嗎?」
  「不~要~跟~哥~哥~這~麼~親~熱!!」娜塔莎撲上伊凡想將他從王耀身上拉開。

  所為“人體三明治”就是這麼回事吧!雖然娜塔莎並不重,不過之前伊凡可沒真的壓在王耀身上,但被娜塔莎這一撲的力道順勢下,不想壓下去也難了!

  「啊!娜塔莎你快起來啦!」
  「嗚~你們不要一起壓著我,伊凡你好重阿魯!!」
  「哥哥要跟娜塔結婚!!!」

  「咦?好熱鬧喔!」
  就在王耀覺得自己可能會被壓死時,一道女音自門口處傳來
  聲音的主人手裡拿著托盤緩緩走進來:「奇怪!小俄房間的門怎麼又壞了?這禮拜已經是第4次了...
啊!!你們在做什麼?」看到眼前的慘況,趕緊將托盤放一旁,衝上前將王耀身上的兩人趕開。

  「呼~得救了阿魯!!」王耀趕緊起身喘口氣
  「你們在做什麼啊!他不是小俄你帶回來的病人嗎?」
  「對不起,姐姐!」伊凡像是做錯事的小孩般低著頭回答,娜塔莎還是緊抓著自己的哥哥不放,但眼
神裡也寫歉意。
  
  「這樣病人怎麼靜養?對不起,你沒事吧?」被喚作姐姐的少女溫柔的摸著王耀的頭,神情如同母親
對小孩般那樣的柔情。

  「我沒事...謝謝你阿魯!」王耀笑著回答「請問姑娘如何稱呼?」
  「姑娘?你的說法真有趣!」少女抿嘴而笑「我是伊凡的姐姐,你可以叫我“烏姐”喔!」

  「啊~對了,差點就忘了!」
  烏姐像是想到了什麼而起身離開床邊,把剛剛放在一旁的托盤端來「這是我剛剛在廚房裡煮的鹹粥
,讓你補充一點體力,趁熱喝吧!」

  「啊!烏姐,不用那麼...」王耀習慣照顧他人,現在反被照顧讓他覺得有點不自在。
  「沒關係!反正你之後會住在我們家吧!」烏姐將托盤遞給王耀「就讓我這個姐姐好好照顧新弟弟好
嗎?」

  正當王耀內心感動的接過托盤,原本站在一旁的伊凡突然衝上前,一把搶過王耀手裡的湯匙:
  「小耀等一下,先別喝!」
  「咦?」
  「小俄你怎麼這麼沒禮貌,想喝廚房裡還有啊!」
  「不是這樣的,姐姐!!」伊凡舀了一匙碗裡的鹹粥淺嚐一口「果然!」
  「怎麼了阿魯?這粥有問題嗎?」王耀也拿過伊凡手裡的湯匙淺嚐一口
  
  「小俄,你剛剛說的“果然”...難不成我又...」烏姐面色凝重的看著伊凡。
  「就是那個“難不成”,姐姐!這碗是甜粥,不是鹹粥!而且是非常“甜”的甜粥喔!!」

  烏姐愣了好一會兒,然後開始放聲大哭:「嗚~我又放錯調味料了!」
  想不到烏姐竟然哭了起來,讓伊凡一時不知所措!

  「因為小俄你從來沒帶朋友回家,想好好照顧他,沒想到...」
  「姐姐你先別哭嘛!!又不是什麼嚴重的大事!」

  王耀看著驚慌失措的伊凡,心裡覺得非常有趣,就像是看到自己以前與弟妹的互動。
  「烏姐你別難過,我覺得這粥挺好吃的阿魯!」
  「咦?小耀你吃完了?」伊凡難以置信的看著空空如也的碗
  「嗯!我還挺喜歡吃甜的阿魯!」

  ──這不是喜不喜歡吃甜的問題吧!!!

  伊凡不禁開始懷疑王耀的味覺是否有問題了,雖然姐姐的廚藝還算可以,可是經常放錯調味料可讓他不敢恭維。

  「算了,你喜歡就好!對了,娜塔莎去哪了??」
  「小娜塔似乎剛剛就離開了!去哪了?」烏姐也開始四處張望尋找娜塔的身影。

  ──吭隆吭隆吭隆吭隆...

  像是某個很重的物體被拖行的聲音,悄悄的接近這個房間,只見娜塔莎一手拖著原本擺在客廳當裝飾的大理石雕像進來,身後的紫黑色氣體似乎比剛才更濃厚了!

  「狗~男~人~」鬼魅到極點的聲音完全不像娜塔莎原本的聲音

  「咦?是我嗎?我做了什麼阿魯?」
  本能感覺到危險,讓王耀趕緊從床上下來,跑到烏姐和伊凡的身後避難。
 
  「你~竟~敢~跟~哥~哥~共~用~湯~匙!」娜塔莎將看似好幾噸重的石像高高舉起「間~接~
接~吻,不可原諒!!」
  瞬間丟出的石像狠狠砸向眼前的三人

  「哇!!哪有這麼嚴重阿魯!!」
  「嗚嗚!小娜塔妳冷靜一點!」
  「娜塔莎妳不要鬧了!!」

  ──碰隆!!!! 

  三人都有驚無險的閃過石像,房間牆壁被砸了一個大洞,窗戶也全碎裂了!不過還沒完,娜塔莎又舉起了石像準備做第二波攻勢,眼目兇光看起來十分可怕!

  「不行了!這樣的娜塔莎誰都阻止不了,要快點去避難!」伊凡順勢將王耀拉進自己的懷中,一手緊緊擁抱住他,另一手拉起烏姐扛在自己肩上準備逃離房間!!
  
  「啊呀呀呀呀!!!!哥哥你不要跟狗男人這麼親密!」娜塔莎戰鬥指數UP(上升)
  
  「你這頭笨北極熊幹嘛火上加油阿魯!!」王耀急著要掙脫伊凡的懷抱
  「嗚嗚~小娜塔好可怕!」
  「小耀你不要亂動,先逃再說啦!!」
  
  ──碰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

  
  在院子裡整理花草的托里斯看著伊凡房間的方向,轉頭問身後的男子:
  「今天似乎比平常熱鬧呢!對
吧,愛德華?」
  「今天是搬來這裡後最嚴重的一次。」愛德華並沒有抬頭看托里斯,專注於眼前的計算機不停按著「看
來伊凡先生的房間維修費又要增加了。」

  像是在回應愛德華,伊凡的房間又響起了如原子彈轟炸的爆炸聲響!

  「也許維修費用會是往常的十倍也不一定!!」說完後拖里斯就繼續澆著花,愛德華也拿出自己的筆電繼續工作,完全不去理會從房子裡傳來的可怕聲響!

  房間裡的戰爭還未結束,按照伊凡和烏姐的說法,這位娜塔小姑娘似乎是每個禮拜至少發作一次,而這次王耀的出現更讓這種情況趨向嚴重化!
 
  ──喂喂...伊凡,我們簽的契約有包含我的人身安全嗎阿魯?


~未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